「這一年,民眾生活滿意度創歷年新低」,各個報紙上斗大醒目的標題令人怵目驚心。抱怨不景氣的聲音似乎也震天價響,其中高比例的人們則歸咎於是去年中以來政局的不安定,包括國會的亂象和政黨高度心結的惡鬥所導因。民眾生活的品質和對前景的觀感當然也節節下降,甚至有可能重新過回以前的苦日子,真箇所料未及又情何以堪。

所謂的精神官能症和各類的身心症,則乘隙溜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進一步困擾著已經夠喧囂擾攘,又煩躁難安的心情世界,謂之為現代「文明病」,果真貼切之極。

在這種政經情況下,好像全民都需要「集體收驚」,需要上上如何增加「抗壓力」的課程,否則內心的複雜函數解不開來,有可能變成最時髦的『適應不良症』,屆時精神耗弱了更應付不了變局,提早被淘汰出局似乎難以豁免。

精神官能症簡稱為神經質化症狀,包括有焦慮、憂慮、憂鬱、慮病、恐慌、畏懼、強迫、解離、創傷後症後群,和身體化表徵等九類症狀群,在不良生活情境下尤易發生,當事人往往伴隨頻繁而明顯的思緒紛雜,敏感多疑,對前景的不確定和不安全感受,無由無端的情續波動和低調性起伏,並煩躁自持,身體起無名的不適感,以及極其困擾人的失眠情形。

雖然此類症狀的當事人多有一些體質和人格特質因素,但無論是根據直覺經驗或統計數字,這些神經質性的過度和病態性的身體和精神反應,都在較混亂不利的客觀情境下變得更形明顯嚴重,而亟待尋求調適與醫療。

中醫將這些症狀謂之為「腦神經衰弱」,內外科醫師則稱之為「自律神經失衡症」,雖然有些意義模糊,但亦頗能符合此類病症的部份內涵。由於這些精神官能症狀群常涵蓋全身上下之不舒服感和神經兮兮、緊張兮兮的精神狀態,加以病程又好好壞壞沒個把握,反覆就醫的結果則往往有「全身都是病,檢查沒毛病」的尷尬之境,日子之久,難免致令外人有「無病呻吟」,「自己想出來的病」等等,對當事人而言是二度情緒傷害的感覺和對待,徒然令患者和周遭親友陷入難有共識並互怨尤的「雙輸」局面,誠然是此症最大的禍害。

在如此神經質化身體精神壓力承受失衡之下,勢必對原有的身體慢性化疾患,諸如偏頭痛,呼吸道氣喘,消化性潰瘍,本態性高血壓,類風濕性關節炎,過敏性鼻炎和皮膚病變,甲狀腺機能亢進症,大腸激躁症,頻尿症,癲癇症,乾眼或口乾舌躁症,女性的內分泌失調或經期不順症狀,慢性筋膜肌腱疼痛症候群,以及呼吸過促症候群等琳琳總總上百種擾人的症狀是雪上加霜,更增添其病情的不穩定性,這就是所謂的『身心症』。

而疲於因應政經變局和股災失業,全民財富急劇縮水的壓力之同時,本來應該心理有準備回頭過過苦日子,如果討厭被這類的精神官能症和身心症給絆住了,非但無法向前衝刺,回首思量來時路以學習因應困局的智慧,和取而代之的抗壓力之增進均將被消耗殆盡,所以正確而不猶豫的尋求醫療處置之道,待精神恢復後能明哲保身,重新上路,並活出自己在亂世中的尊嚴來,顯然是唯一可行的。

近年來,精神醫學快速近展和發達,其知識觀念和作為應用愈見普及性。更重要的是,臨床診斷和治療學上的助益將可澤被於每一位這些因應政治經濟風暴下的「空心竹子」,經藥物治療,認知行為治療和心理治療逐漸變為「實心楓木」。這些「精神科學式的收驚」治療,更可以跟各類「民俗療法」並行不悖,成為不被排斥,不受另眼看待的主流性治療。

如果您有擾人的這類症狀,何妨放下身段,改變認知,試試接受精神科(身心內科)醫師可能帶給你的建議和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