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 03 月 08 日

日前衛生署再度公布一百零五名愛滋病毒新感染者,從民國七十三年國內出現首例愛滋病患以來,累計已有一千四百九十一例病例。估計受感染者已達一萬人以上。資料顯示,第一名至第一百名感染者的相隔時間為五十五個月,但近五年來,每四至五個月就有一百名新感染者被診斷出來,去年九月起,間隔時間更縮短為三個月,也即每天都有一名新個案發生,這種增長的速度,是否為何大一博士引進雞尾酒療法後,使得潛藏在冰山下的感染者,懷抱一絲希望而出面受檢,亦或是防疫體系出現漏洞,便得感染人數大增,則不得而知。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新增的感染者有一半以上是從事性工作者。其中居然有為數不少的“牛郎”,根據供需理論,牛郎的大量供應,表示有市場上的需求,亦即有大量女性尋歡客,如果這也是“男女平權”的結果之一,那可真令人憂心。

男女,因為生理結構的不同,其對性病的生理感受性也不相同,女性似乎比男性更敏感,更易染病。男性性器官比較外顯,有什麼異樣,很容易察覺,而女性性器官則隱藏在內而不易察覺。女性因為暴露於性分泌物的生理區域大於男性,使其感染風險大增。全世界性病的感染比例,女性是男性的五倍以上(WHO,1995),而估計全球感染淋病、批衣菌尿道炎、梅毒、滴蟲病的女性有二億五千萬人(WHO,1995)。在開發中及已開發國家中,女性佔絕大比例的新愛滋感染病歷,全世界成人感染愛滋的比例中,女性從1990年的25%跳升到1995年的45%,也就是增加了約900萬名的女性病例(Quinn,1996)。預估公元2000年之前,會有超過1300萬的女性感染愛滋,400萬名女性會死於愛滋,而這些只是上報世界衛生組織的正式數目,但實際感染愛滋或死於愛滋的女性,只會更多。

遺憾的是,女性多半並未察覺自己的危殆處境。在拉丁美洲70%的愛滋感染是經由異性性行為的接觸。對於自己染上愛滋,他們都非常訝異,因為政府防治愛滋的對象常只針對妓女或同性戀男性。調查顯示,30%的愛滋病例是發生在只有單一性伴侶的女性身上,因為他們的先生或男友而染病。在這些開發中國家,女性不僅無法掌握自己的身體,性關係,甚至是他們自己的生存權。

在這波公布的愛滋感染者中,娼妓仍是最多的。其中有一位在中部從事性工作已有半年多,其接過的客人已達一千多位,有許多人甚至並未帶保險套,想像這些人回家之後又與太太在一起,後果真是堪慮。台北市公娼又即將廢除,這些不定時炸彈在社會底層流動,其影響不可不慎。而很多人不願意到醫院接受愛滋篩檢,竟利用捐血的管道來篩檢,這是很要不得的行為。其實,愛滋篩檢非常容易,只要抽一點血,便可檢測得知。如果陽性可以及早接受治療,陰性也可放心,不必整天疑神疑鬼。

泌尿科主任林儒廷

泌尿科主任林儒廷

高雄醫學院醫學系畢業,
現任尹書田醫療財團法人書田泌尿科眼科診所泌尿科主任,
現任台北市醫師公會理事,
前台北市立和平醫院泌尿外科主治醫師,
前台北榮總泌尿專科醫師,
前陽明醫院及國防醫學院外科臨床講師,
中華民國泌尿科專科醫師,
中華民國外科專科醫師
泌尿科主任林儒廷

Latest posts by 泌尿科主任林儒廷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