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網路上有各式各樣的訊息, 總會有人出於善意,四處轉寄各種「最新療法」、「自救妙方」或是「養身秘訣」。 近來常被提到的有關失智症的建議,就是喝咖啡。

 

小王的善意─喝咖啡防失智!?

關於喝咖啡有助預防失智的報導很多,最近出現的則是研究人員很多整體性建議中的一項,基本上,這些建議是所有人要保有健康的身心都值得採行的,但小王的爸爸最近才被診斷出此病,還處在不願意接受而期待會有奇蹟出現的階段,他看到此訊息後,馬上去買了一台咖啡機,並讓從不喝咖啡的爸爸媽媽一起,每天喝 3 杯咖啡。

王老太太活動力較強,她除了早上打打太極,也會和人打打麻將;王老先生反而多半時間待在家中,除了看報紙就是看電視,也愛看中國的連續劇,只是這一年來明顯看得少了,小王也是爸爸被診斷出失智症後,從家中的印傭口中才知道這些變化。

一開始二老喝咖啡喝得很開心,但先是媽媽抱怨她好像會心悸,不喝了,後來印傭說,老先生晚上睡不好,常起來走動。這固然也是症狀的一種,但在醫生的建議下,小王總算不再強迫他們要三餐喝咖啡,醫生說,這種外國人的研究不見得適合國人,就算要採行,也是少量就好。

 

指導員的善意─就是要教她才會!?

陳玉為了安排失智媽媽的活動,帶她去參加社區辦的老人卡拉 OK 歌唱有 1 年了,一起唱歌的同伴多半知道陳媽媽的病,就算她一直說同一件事他們也無所謂,反正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多多少少有同樣的毛病,但有天來了一位來教大家唱歌的社區指導員,發現怎麼陳媽媽連麥克風如何使用都不知道,每次都要別人幫她,基於指導員的職責所在,他很認真的教她正確使用的方法,陳玉在旁看了,很婉轉的告訴這位專家她媽媽患有失智症,不過,專家以為陳玉是在謝謝他的指導,他說「沒有關係,任何人都是要教的,你不教他永遠都不會。」

小王和指導員都是出於善意,希望幫助他人,可是,對於這個病不是很了解的人,這種善意有時反而會誤事。小王是親人,指導員是老師,都不是要害病人,可是,失智病人最重要的是睡眠,如果咖啡過量導致病人睡不好,會使得晚上幻聽的症狀更嚴重,對病人的情緒有負面影響,當然不宜。至於指導員的教導,可能使陳媽媽視去唱歌為畏途,也可能是負面的。

(圖片來源:Camil Tulcan via photopin cc

 

他人的善意─需靠照顧者給予正確的反應

在這種情況下,照顧者的角色至為重要,王老先生的主要照顧者是印傭,她很盡責的反應病人的情況,是正確的做法,就怕有的看護不負責或是不敢違抗雇主的命令,結果讓病人一直接受不是對他最好的療護方式。陳玉看到指導員試圖「教」她媽媽時,有立即向對方表明她是病人,不合適給予壓力,也是正確的反應,至於好為人師的指導員也是基於他的專業,可惜,因為他對失智症不夠了解,才會以為「所有人都可以教得會」。

失智病人真的無法再學習新的事物嗎?在早中期病人上當然不一定,如果你一再重複教他某一件簡單的事,他們有可能真的會記住,但多半是當下記住,之後又忘了。重點在於,若是由不是很熟悉的人來進行此種教導的工作,有可能對病人形成壓力,這就會變成負面的作用。至於較後期的病人,應該不必再做這樣的嘗試。

改善失智症現況,基礎教育很重要

每個病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得到適切的照顧,這也是為什麼在失智症的防治上,社區的介入以及病人家屬的支援幾乎要比醫療更重要。醫師的角色主要在確定診斷以及治療方向,之後就得靠家人或照顧者的力量,而這些人又必須要有來自支持團體和社區的支援,隨著人口老化以及失智症病人必然會增加,社會要有接受這些變化的心理準備。

台灣社會做好這樣的準備了嗎?從那位指導員的反應看來,顯然大部分人對此病的認識還十分有限,只要自己家沒有出現這樣的病人,很少人會去關心它,畢竟這種病人多半已70歲以上的老人,社會關注度是相對較低的。

目前一些相關團體的工作尚止於病人以及病友之中,限於經費以及人力,並無法擴及一般大眾,這種情況在美國等一些先進國家其實也相去不遠,只有切身的問題大家才會關心。所以,要想讓大眾對於失智症可以如同癌症、心臟病等的認識一樣普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只是話說回來,社會大眾對健康和疾病的認識又何嘗普及呢?

追根究抵,還是要從基礎教育做起,失智者或許不在乎,也無法表示意見了,但腦子尚「健在」的眾人,應設法多了解此病,不要再很自以為是的說「你要教,他才會」!真的,失智症患者是「你教,他還是不會」,不管是家人或是照顧者都要認識並接受這樣的事實,才不會對病人產生不實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