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中華民國職能治療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專業推廣委員會長照小組組長/柯宏勳

延續之前介紹了長期照護的“居家式”與“機構式”的職能治療服務,這次要來跟大家介紹另一個很特別的長照服務領域——社區。顧名思義,社區職能治療服務地點有別於居家與機構,但“醫療模式”的介入理念則是相同的。

另外,除了地點不同,社區的長照服務與政府近年提倡的“在地老化”、“成功老化”息息相關,近年政府提出的“十年長照計劃”主要也是提供夠多的社區與居家長照可見一斑。因此,有學者就提出“需要發展良好的配套措施或服務模式提供病患及照顧者的支援,以延長患者留在家中或社區的時間,避免提早進住機構”(謝美娥,2005)。

常見的“社區”職能治療服務形式

社區定點式職能治療服務:開始於台北市,北市衛生局曾在各區的健康服務中心(原衛生所)提供定點復健服務,但因仍屬醫療復健模式,北市資源本來就豐富,目前已暫停職能治療部分服務。

目前新北市衛生局,在深坑、雙溪、貢寮及萬里四區,於衛生所有提供社區復健服務(包含物理治療與職能治療),對身處偏遠、醫療資源缺乏的地區民眾來說,是個可好好應用的社區資源。

日間照顧服務:類似“老人”托兒所,白天時間日照中心提供托老服務,讓許多不放心讓長輩在家,卻又還不想送至機構的家屬,有個另外的選擇。

目前許多日照中心為了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已經有職能治療師進入提供服務,大多為兼職,可以提供職能治療評估、團體活動帶領或個別治療活動安排。

政府或相關組織社區方案或計劃:近幾年已經有一些社區服務方案陸續出現,職能治療也參與其中,例如北市衛生局曾與職能治療師公會合作過“社區日照失智老人健康促進方案”以及“社區老人失智高危險群健康促進團體方案”,新北市衛生局今年也與職能治療師公會合作“瑞齡學堂方案”。另外,如台灣失智症協會定期會舉辦“瑞智學堂”以及“瑞智互助家庭”等等,都有職能治療師的參與!

不只是老人,其他社區職能治療服務:較針對“失能”或“失智”的老人族群。其實,還有其他不同對象的職能治療介入喔!

例如已經較有制度、針對精障患者的“社區復健中心”或“社區職能工作坊”(精障患者的社區化訓練,包含工作訓練、生活訓練等等),還有兒童身心障礙的社區職能治療服務、學校系統的職能治療服務、身心障礙相關團體如陽光、伊甸、喜憨兒基金會等的社區職能治療服務,將在之後詳細介紹。

 

亟待職能治療發揮的新領域

在台灣,雖然根據衛生署長期照護體系規劃,需要長期照護的人口中約有 70%~80%將接受居家式或社區式之服務,但台灣職能治療師由於許多因素限制,有 97%皆在醫療院所服務(羅鈞令、毛慧芬、吳明宜,2004)。

目前,根據職能治療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的統計,已有接近 3,000 位領有執照的職能治療師進入職場,卻無法在醫院以外單位提供適當的職能治療服務,換個角度來看,需要被服務的患者就只能被迫回到醫院,接受非長照模式的急性醫療服務,無法真正落實在地、在家、在社區的生活品質提升照顧,實在值得大家一起關注與政府投注更多的資源才是。

目前雖然已有許多社區的方案出現,但都屬於不定期的方案,還無法成為制度化,常常一個階段結束就停了。正值長照雙法立法之際,期待在可見的未來,職能治療師能在台灣各個社區,像社區藥局一樣,為民眾提供社區職能治療服務!

(封面圖片來源:Frodrig via photopin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