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病了,醫界面臨前所未有的「內外婦兒急」五大皆空,健保岌岌可危,醫療面對超時工作,健保壓縮,醫療爭議訴訟不斷,有識之士已經擔心台灣醫療將全面崩盤,我們的子孫可能不能再享有這一代所受到可以傲視全球的方便及優質的醫療照顧。

民刑雙訴的濫用,讓台灣醫師成為“犯罪率最高”的行業!於是年輕醫師紛紛走避訴訟多的科別、工時長的科別,護理師也大量出走。醫院因為人力不足,不是關床,就是增加線上員工的工作時間,更形成壓榨勞工的惡性循環。

病人興訟,使醫師不是走避就是不得不使出防禦性的醫療,於是用不必要而且可能有危險的檢查,增加了健保的醫療浪費,讓醫師可以說「我已經做了所有的檢查了!」但是病人所喜歡的、昂貴的 CT 可能增加病人受到不必要的輻射傷害。為了更能發現病灶,檢查時所用的顯影劑可能因為過敏或對腎臟的毒性,危害病人的健康。尤有甚者,因為怕被病人家屬以「見死不救」興訟,對於臨終的末期疾病(絕症)病人,明知無效,卻也一再的以增加痛苦的各種心肺復甦術(CPR)來給病人送終。甚至因為家屬的堅持,一旦裝上人工心臟 ECKMO(葉克膜或“葉先生”),讓病人目睹自己手腳逐漸發黑走向死亡的慘狀。

基層醫界一群熱情的醫師,終於勇敢的站出來,於 2012 年 9 月 11 日(這個有世界性的悲痛的日子)成立了《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簡稱《醫勞盟(TMAL)》】,醫療人員的過勞與醫療環境的惡化,直接降低醫療品質與危害病人安全!

醫師居然未能受到勞基法的保護,只有醫療法、醫師法的層層規範與刑法的處罰合理嗎?當醫師受害時,受到最大影響的就是需要醫師以愛心與熱心救治的病人。我們為什麼要用刑罰來對付保護全民健康的醫師?我們為什麼要讓醫師因為過勞而減低了他的執業能力,而危害到病人的安全?

醫勞盟的熱心會員們,將用他們的聽診器為生病的台灣診療。個人有幸參加他們的成立大會,他們告訴我:「感恩,大醫王正義之聲,點出了台灣醫療崩壞的病因與藥方,請教授繼續監督與指導,醫勞盟一群熱情醫師們,永保初衷,醫療/法律/倫理,全人關懷,淑世醫國,慈悲喜捨度群倫,感恩!」

我的老同事王世晞醫師說:「站在乘客的立場,我們絕對不希望飛越太平洋的飛機只有一人駕駛,這樣過勞的駕駛沒有辦法保障乘客的安全。同樣的道理,一個過勞的醫師或護理師,是無法提供安全的醫療服務的。」將醫師納入勞基法保障的議題怎可再被延宕?

這一群熱愛我們的鄉土的年輕醫師們,已經覺醒,不願再做鍋中被溫煮的青蛙。他們已經站出來了,期待醫勞盟茁壯成功,挽回即將崩盤的台灣醫療環境。

(本文將登錄於陳榮基部落格 http://profrcchenmd.blogspot.com)

(封面圖片來源:kevin dooley via photopin cc

神經科主治醫師陳榮基

神經科主治醫師陳榮基

行天宮醫療志業醫療財團法人恩主公醫院-神經科-主治醫師,
經歷
神經科專科醫師,
台大醫院副院長,
台大醫學院教授,
台大醫院主治醫師,
行天宮醫療志業醫療財團法人恩主公醫院院長
神經科主治醫師陳榮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