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勞盟理事長/張志華

近日有朋友向醫勞盟投稿了一張圖片,這張圖是北部某醫學中心公告的當日急診室待床資料,很難想像急診室裡,竟然擠了 200 個病人在等一般病房,而且還有 22 人是需要躺床卻無推床可用。

但,這其實不是偶而發生,而是常態。有趣的是,都已經爆滿了,救護車還是不斷地將病人轉送到急診室。
更值得重視的是,像這樣急診室爆滿的情形並非個案,而是普遍發生在全國各大型醫院的急診室。台灣民眾必須覺醒,我們的醫療體系已經開始崩壞,崩壞的原因可以歸納為三大因素:(1)血汗健保壓榨,(2)醫糾刑訴氾濫,(3)醫護普遍過勞。

血汗健保壓榨

台灣的全民健保制度對病人就醫不設限,也從未落實分級就醫,讓民眾養成「有健保卡就是大爺」的心態,隨心所欲逛醫院、浪費寶貴的醫療資源,也不懂得尊重醫護專業。另外,包山包海的健保制度加上商業化的醫院經營模式,導致醫院為了分食健保大餅而惡性競爭,許多小型醫院因而紛紛倒閉,醫療資源嚴重分配不均。

為了生存,小型醫院只好轉型做慢性病房、健康檢查、醫學美容等較多自費項目的領域,就算有內外婦兒四大科,小型醫院也會選擇輕症來“吃”,只要病情稍微複雜的個案,多被「依法」轉診到大型醫院。至於大型醫院,尤其是各醫學中心,因受制於醫院評鑑,不得拒絕病患轉入,所以幾乎天天爆滿。

 

醫糾刑訴氾濫

四大科、急診和重症科別的醫師會出走的主要原因是醫療糾紛太氾濫了,而且幾乎都是刑事訴訟(以刑逼民)。據估計,台灣每年有 36.7 位醫師因醫療糾紛被刑事起訴。以去年為例,地方法院檢察署收案醫師業務過失致死案為 24 件、81 人,同年起訴件數為 14 件,不起訴處分為 103 件。

另外,急重症健保支付低、醫療風險高,也嚇跑了許多醫師,舉例來說,救命的氣管插管費用只支付 464 點,但插管失敗卻判賠 4,545 萬的離譜現象!救人是醫師的天職,但救人救不成,反成被告,最後將導致三輸的局面:政府輸、民眾輸,醫界也輸。

醫護普遍過勞

據媒體(華視新聞雜誌)於 2012-05-13 報導中披露,國內住院醫師每個月的工作時數是 400 小時,時薪約 150 元;而護理人員則是每個月工作 280 小時,時薪約 130 元。可見,台灣的醫護人員過勞是普遍現象。

住院醫師每月會輪約 8 到 10 次的夜間值班,在值班以外,尚有白天「正常班」的工作時間,每週工時約 100 小時。只要連續工作超過 24 小時,就有可能增加醫師手術出錯率;在美國和歐洲等先進國家,醫師每週工時的上限都有法律保障,台灣政府也應該修法把醫師納入勞基法,以保障醫師的勞動人權。

就日本研究的經驗來看,醫療崩壞其實有三個階段:(1)醫療勞動條件惡化,包括訴訟增多、醫護過勞、薪資過低;(2)醫護人員逃離職場或轉職到低風險科別如醫美;(3)醫療難民湧現於急診室,等待住院、生產或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