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10 月是美國蘋果公司的賈伯斯(Steve Jobs)逝世1週年,有關他的報導又再度於媒體盛行。較有意義的一點是,不少的媒體又再討論他的健康及醫療。我去年還沒看到傳記出版時,從媒體討論,在本欄寫了篇文章,寫賈伯斯因診斷當初決定不接受,當時仍可能治癒癌的手術,他後悔不已。

其實作者艾薩克森(Walter Issacson)在《賈伯斯傳》只寫,他訪問賈伯斯時,賈伯斯只暗示(hint)而已,並沒說出來他真後悔不已。賈伯斯是很驕傲的天才,想來不會輕易地明說他後悔。

筆者在本刊共寫了 6 篇有關賈伯斯的健康及醫療的話題,較詳細地討論他與眾不同的性格,他採用素食主義、斷食等奇怪的食癖、宗教與心靈醫療以及另類醫療等等來自我診治他的癌症。我嘗試去瞭解,為什麼絕頂聰明天才的他,會做如此的抉擇。
英文有個字“Empathy”,意義說以同情的心,嘗試去瞭解別人一些異常的作為。不少人翻譯中文時,認為「將心比心」最適合。可是我一再地嘗試去瞭解,找過不少資料,「將心比心」寫過6篇後,仍不能瞭解賈伯斯,為何診斷初期會拒絕很可能可治癒且並不困難的手術正統治療。

當賈伯斯剛逝世時,醫界討論他的健康及醫療時,較多以嘲笑的口氣,說他以商場上「現實扭曲場」的法寶,還有「心靈的力量或靈修」想來改變及治療癌症,他無法扭曲癌症的現實。 

醫界去年較多以「嘲笑的口氣」來討論他的醫療,可是最近的醫界漸漸變成,「醫界不能拯救賈伯斯而深以為憾」的口氣。有位名癌症研究者,談賈伯斯之死時,專家會感到「他的死亡我個人感到困擾(a personal embarrassment in his death)」。

譬如最近 10 月初出版的《星期週刊(Newsweek)》,就以“I'am sorry. Steve.  I wish we had done better”為題目,整篇文章沒提他不接受正統的治療,只談醫學界對對癌症的不瞭解,不能發展出可以治療賈伯斯的癌症而深以為憾。更沒討論他為什麼會決定不接受正統治療。

這又再次說明,賈伯斯的確是大家喜愛的人物。賈伯斯逝世1週年後,大家還熱烈地討論他。討論他的醫療時,已很少報導賈伯斯的負面。醫界看來反認為賈伯斯的死亡,好像是醫界的「錯」,做得不夠好。文章完全未提賈伯斯拒絕正統治療一事。若真有可治療賈伯斯的新治療法,假如他仍拒絕正統的醫療時,茲事無補。

如上期本欄的討論,所謂的「突破」性新治療,只不過延長生命幾個月而已,新治療術昂貴但又不能治癒癌症,上期的討論就一再說明,要治癒不少的癌症,仍是遙遙無期。當然正統治療避免不了手術或其他有相當嚴重的副作用。這些才是賈伯斯及一般人拒絕正統治療的最大理由。

寫那文章者可能有他的目的,他主要想強調,醫界對癌症的研究不夠,他以美國研究癌症的預算跟在中東打仗所消耗的經費一比,真微不足道。作者好像只是想借賈伯斯逝世週年的機會,強調我們必須加強癌症研究。

我有不一樣的重點要強調。因為寫了那幾篇文章,最近應邀去南加州洛杉磯及北加州舊金山地區,向台美人社區人士演講及跟聽眾討論有關賈伯斯的健康及醫療。出席的聽眾,尤其在北加州矽谷地帶的聖荷西(St. Jose)相當踴躍。會中或會後私下有不少的討論,類似賈伯斯診斷當初,有初期的癌症而堅拒手術或其他正統治療的人,出乎我意料之外,一般人中還不少這一類病例。

有些人跟我談,希望我跟大眾討論時,強調不必天才驕傲如賈伯斯才會這樣,不少人有不一樣的理由,不願正統的診治,採用另類治療,有些就像我在本刊此系列的討論,採用類似賈伯斯的「偏方」,甚至從e-mail、網站或朋友得到的資訊。
台灣人比起其他國家(中國以外),採用非正統診治的人,可能多得很多。用偏方治療尤其癌症,大家還是要小心查證為是,不要重蹈賈伯斯的錯誤。

有些人要我演講時,跟聽眾強調,以「心靈醫療」癌症時,請我再提我幾個月前,在本刊討論賈伯斯的靈修時所提過的,不管跟宗教有關否,英文用 spiritual hea-ling 不用 spiritual therapy 是有理由的。那文說過英文用 healing 而少用 therapy,因為心靈醫療在「復原痊癒」之際,而不是以心靈「積極」地去治療。

讀賈伯斯的傳記,很多人對賈伯斯曲折的生涯,非常感興趣,主要仍因他主導的產品改變了世界,因此不少人喜愛他。在這逝世 1 週年之際,討論他的疾病及醫療,更要提醒大家,要小心查證偏方,不要重蹈賈伯斯的錯誤。   

封面圖片來源:Karen Blix via photopin cc

小兒科名譽教授朱真一

小兒科名譽教授朱真一

聖路易大學小兒科名譽教授,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科畢業,
柏克萊加州大學營養學哲學博士、小兒科及小兒血液及癌瘤學訓練
小兒科名譽教授朱真一

Latest posts by 小兒科名譽教授朱真一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