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 11 月 21 日 , ,

李老太太被診斷出阿茲海默症有 3 年了,雖然家人早晚按時給她服用醫師開的一種新藥,但病情沒有什麼改善,尤其愛藏錢的現象,日益嚴重。  和兒子媳婦一起住,另外又請了一位印尼看護 24 小時看著她,李太太和看護處得不錯,兩人也睡在同一間臥室裡,但每個月至少有 1、2 次她會跟兒子抱怨,她的錢不見了,一定是看護偷的,要把她送回去等等。

一開始看護被指控偷錢當然很傷心,但大家後來都知道這是老太太症狀之一,他們基本上不再讓媽媽處理太大數目的錢,只讓她留 100、200 塊在身上,反正她幾乎從不單獨出門。但就算是這點錢她也是到處藏,常會在衣服口袋或是皮包中找到幾張百元鈔票。

 

幻想錢不見了!失智患者常見症狀

這種藏東西、找不到而指控某某人偷的情況,幾乎每個失智症病人都會出現。他們因會忘記發生的事,表現在行為上就是一直在找東西,但當他忙著翻箱倒櫃時你問他究竟在找什麼,多半他根本就忘了,或是會隨便說一種來應付你,這個時候他們自有一套對付你的方法,反應根本不像是失智的人。

這種忘記剛發生的事的特色,使得失智病人的幻想力特別豐富,他們會自己形成一套思考邏輯,而對一般外人來說還頗言之成理的,這也是為什麼病人對鄰居或是朋友的一些指控常會被認真的處理,而造成照顧者及家人很大的困擾。在各種指控中,金錢又是最常見的,不給錢、錢不見了、錢被偷被搶等等,幾乎會發生在每個病人身上。

這個情況有多嚴重?和病人本來的角色有很大的關係。如果病人是本來家裡管錢的那個人,那麼很可能會天下大亂。他會忘了銀行存款帳戶,忘了交房貸,不知該付哪些帳單等等,此時照顧者要適時提供支援,或是委由家中另一成員負責,因為病人已不可能再處理這些問題了。

若病人本來就只是管自己的錢,那麼情況較為單純,減少給病人經手的錢的數目多半就不會造成大災難。但病人還是會出現各種想像的狀況,此時照顧者要細心觀察其發生背後的原因,但如上述李老太太指控看護的情況,就有賴家人的判斷,指控有時真的還不易分辨。

楊先生有集郵的嗜好,罹病後不像過去那麼專注了,但還是會隔幾天就把自己的收藏拿出來看。有天他打電話給兒子說家裡遭小偷了,不但把他的存摺偷走,連他最珍貴的郵票也不見了。兒子急忙去報警,再去銀行報備,忙了一上午後回家,老爸根本忘記這件事,很悠閒的在看電視。問他存摺是否被偷,他說沒有啊,從抽屜裡拿出來證明,還直問兒子怎麼這麼奇怪呢?

 

盡早處理需要失智患者簽名的文件

這種謊報事件其實發生過很多次了,但大部分人碰到和金錢有關的總是會比較緊張,有時就會反應過度而發生如楊先生的例子。如果家有失智老人,最好替他保管印章存摺,否則這類事件會一再發生。

其實,在發現罹病的早期就要處理各種相關的問題,如他名下的房產、銀行存款或是保險等等,凡是各種要他簽字具領的事項文件等都要及早處理,免得後來要病人親自處理時,他已失去處理能力了。

張太太名下的房子就是這樣差點賣不成。她被診斷失智症不到 1 年,情況還算輕微,而藥物在她身上沒有產生什麼副作用,加上同住的孫女有個是念護校的,還頗能照顧人,大部分人都看不出她是病人。

她在台中市有一間公寓,是 20 多年前買的,自從北上和兒子住後就空著,這 2 年房子價格不錯,兒子想賣掉它換點現金來運用。仲介公司的人在了解情況後,建議他們最好趕快處理,而且還要他們去醫院拿張太太的診斷證明。

仲介的建議是對的,因為隨著病情進展,張太太可能在幾年後就不再如今天這樣,屆時再要賣掉她名下的房子,可能會被認為是後人要侵占等等的,不如趁媽媽神智還算清楚時進行,省得大家困擾。若是有銀行的退休帳戶等等需要她本人簽名的,最好都做好轉移或是可由他人代管的手續,免得日後各種無謂的麻煩。

 

記得申請信用卡停卡,以免有盜刷風險

信用卡是另一個要注意的對象。雖說以目前病人年紀多在 70 歲以上,可能使用信用卡人數不是那麼普遍,但還是有個別例外而要注意的。如 85 歲的林先生有多張信用卡,但他幾乎已不再用了,卡卻因未去申請註銷而都屬於有效卡。

這種情況最好去電申請停卡,否則不但有被偷或被盜刷的風險,有的卡還會產生年費,一般老年人健忘的情況較普遍,家人最好要了解一下是否有久未使用的信用卡,免得增加他們負擔。

台灣已進入老年社會,不過大部分單位機構都尚未做好迎接老人顧客的準備,對於 80 歲以上長者而言,台灣是否是個對他們友善、適合居住的環境?如果不是的話,那就更別說對於阿茲海默症病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