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立教育大學藝術治療碩士學位學程副教授/吳明富

自己在紐約求學和工作近 7 年,2007 年從美國回到台灣後,最早將藝術治療運用在癌症病患上是與萬芳醫院復健科合作,針對癌友們進行藝術治療的前導研究與服務。由於自己的父親也是因為癌症去世,有強烈的個人經驗連結,於是這樣的服務對我而言,具有重大的意義和挑戰性。

 

見證癌友抱持樂觀的心態面對癌症

當時所預設的目標是希望為已完成主要醫藥療程,身心功能尚佳的病患,設計 10 週結構式的藝術治療課程,並配合相關的物理治療,希望達到以下幾項目標:

1. 整合醫療資源,為癌症病患提供一個能藉由藝術來表達負面情緒和舒緩壓力的治療經驗。

2. 為正處於復健階段的癌症病患,創造一個安全溫馨的環境,讓他們能在充滿愛與關懷的空間內,藉由治療師的輔導協助,獲得心靈上的支持。

3. 協助病患更加了解他們目前正經歷的感受和經驗,增強當下及日後長期復健過程中的調適能力。

4. 引導病患去探索和學習正向的情緒管理技巧,提升他們的精神生活品質。

5. 培養病患對藝術的興趣,引導他們將藝術欣賞或創作納入日常居家療癒的方式之一,成為維持身心健康的輔助工具。

透過這樣的臨床服務,我從癌友們身上學習許多,不只是見證了他們的生命韌度、與疾病共處時的身心掙扎,還包括了癌友們如何抱持樂觀的態度面對生病後,自己與自己和自己與家人關係上的轉變。

 

病患常因罹癌才明白「活在當下」

2010 年之後,跟著研究團隊開始著手進行表達性藝術治療團體運用在乳癌病友上的成效研究,自己在心理腫瘤學和癌症領域的學習才真正開始。很多研究癌症的資料顯示,病患通常是在他們生命的低潮罹癌。雖然目前對於人為何罹癌的歸因不外乎受到遺傳、環境、個人飲食和生活習慣等等的影響,但與乳癌病友進行團體的時候,卻常聽到她們半開玩笑的說:「我啊!就是平常太壓抑、太龜毛、太急躁、太過完美主義…才會得癌症。」把罹癌事實歸咎到自己的個性和脾氣上。

很奇妙的是,透過她們的陳述,反倒內觀起自己來,好像有著病友們玩笑話中提及的種種特質,因此難免也會心生警愓,是否就是因為個性使然,把很多責任一肩扛起,讓事多變成「多事」,庸人自擾的「盲忙」與多慮。然後伴隨而來的壓力和焦慮在身體內運行,於是生出不良之氣,那股「邪氣」若沒幫它找到出口,終究會「氣極敗壞」地把身體給逼出腫瘤來。在「藝」療病友的同時,她們就像明鏡,映照出自己內在某個幽深的陰影。

自己曾經針對燒燙傷兒童、喪親親子和悲傷成人、以及橫跨幾年用藝術治療陪伴慰安阿嬤,直到近2年與乳癌病友在美術館的「午後約繪」,逐漸意識到自己對失落議題的興趣和學習日益增進,並在服務與悲傷相關主題的族群上,有了更多的經驗。

隨著經驗的累積,更能體會到面對失落,不管是生理上看得到的失落(燙傷或癌症)還是心理上感受得到的失落(悲傷或創傷),家人的支持與陪伴往往是一個人面臨重大失落時還能繼續往前走下去的動力源頭。

此外,相較之前在美國紐約工作時的經驗,發覺在台灣的文化環境影響下,各行各業兢兢業業,生活與工作的界線明顯模糊,下班仍在上班,週末仍像週間,良心、責任制與工作績效造就出不少過勞、猝死與罹癌的勤勞百姓。

好像,就得等到生病的時候,才會學會慢下來,靜下來,才會學會活在當下。在藝療團體中,不少癌友會不經意提到「活在當下」的這個自我期許,以及生病之後,才知道要好好照顧自己,才明白慢活養生的重要。

(圖片來源:@Doug88888 via photopin cc

 

或許癌症就是身體所發出的警鐘

於是罹癌,從此「相對」的觀點來看,反倒不全然是一件不好的事。或許癌症的降臨是我們的身體,這位作牛作馬、木納寡言的忠僕,為了提醒汲汲營營的我們該全心全意地關照他了,所發出的一聲警鐘,癌症期數愈大,鐘愈響。

儘管這聲巨響,在被敲下的那一刻,猶如晴天霹靂,讓人震耳欲聾,招架不住,但慢慢的,餘音迴盪的鐘聲,逐漸沁入淡然,轉成深幽空靈的低吟,喚醒昏睡的靈魂,重新洞視埋在庸庸碌碌泥灘下的自己。

生性急躁的我,在已屆不惑的當頭,對「慢活養生」分外感到心有戚戚,的確,讓生活步調慢下來,從容多一分,才能樂活加十分。而「活在當下」這個信念,似乎就很自然而然地嵌入或滲透到癌友們的價值觀中,成為與癌症共處時,渴望暢飲的甘泉。

難道忙碌的我們,都非得等到生重病後,才能真正知道要活在當下;莫非人於生病前,都是在「記取過去」與「放眼未來」之間雙軌擺盪著。時時刻刻被提醒要記取過去的教訓、時時刻刻又被鼓勵要為未來打拼,終日像個不停歇的鐘擺,在「過去」與「未來」間,兢兢業業地奔走算計著,因為生病,鐘擺變慢,最後被迫中斷,不得已只好停頓在「活在當下」。

幾個星期前被告知,一位相當優秀的學生,去年底畢業,今年初就考上諮商心理師,在達成這些所謂人生的里程碑後,身體就出了狀況,被診斷罹患胃癌,還是第三期,而且已經轉移。如此年輕,如此不可置信的突然,如此地讓我感到難過萬分,但,又能如何?

還記得,這位學生在我進入市北教大任教的前 1、2 年,最最辛苦的時期,寄給了我一張可愛的明信片,上面印製著一個面容慈善安適、正在打盹的小和尚,提醒我要多休息、要放輕鬆,要好好照顧自己…唉!生命無常,有時候,真不簡單。

面對死亡,不免追憶過去;面對死亡,又深怕沒有未來,於是「活在當下」的表達,相對的,是一種感嘆、一種遺憾、一種期盼,亦是一種希望。

因為癌症,開始懂得珍惜;
因為癌症,開始學會放下;
因為癌症,開始過得平淡;
因為癌症,開始勇敢嘗試;
因為癌症,開始修繕關係;
因為癌症,開始彌補缺憾;
因為癌症,開始選擇原諒;
因為癌症,開始放膽去愛;

因為癌症,開始…活得不一樣。

當癌症病友們參與藝術治療團體時,我看到的是他們願意走出家門,展現行動力和積極生活的態度。危機就是轉機,樂觀的癌友們視「當下」為具體可見、能掌握的。過去的已成過去,未來的還是未來,對於學習新事物、拓展新視野、認識新病友,抱持著把握機會、開放的心態,這是邁向療癒之路的重要一步。

(封面圖片來源:pasma via photopin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