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年 02 月 05 日 , , ,

◆文/金 琳

世上病痛千萬種,大部份查得出來龍去脈,即便無法根治,醫師也會想辦法控制病況,但若是無從下手醫治呢?只好群醫束手仰天長嘆?  

5 年前,擔任公職的我,有陣子忽然變得非常虛弱,不像感冒沒有發燒,就是缺乏食慾打不起精神,甚至夜夜失眠。以為是消化系統出問題,去找醫師檢查,所有能做的項目都做了,醫師說一切正常,多休息吧。但,失眠太惱人,原本瘦骨嶙峋的身子更加輕飄飄,不得已,找醫師開安眠藥入睡,這樣過了幾個月,體重漸漸回升,遂決定停藥,試著自己入睡,可是太難了,每天都很想大睡一覺,偏偏那條睡眠神經不合作,只讓我淺眠一陣子,充電量有限。

這樣奮鬥近半年,我一邊維持正規上班族作息,一邊尋醫治病。每隔幾週就跑醫院作檢查,抽血照片子不在話下,連核磁共振都做了,依然無解。

活在 21 世紀科技文明裡,怎麼會有如此奇怪的無名病?

當所有的內科檢查統統查畢,各方親友紛紛提出疑點:你心裡有什麼解不開的結?說不出的潛在壓力嗎?

我左思右想,兒女都大了,職場打拚近 30 年了,還有什麼想不通想不開的?提早退休?我熱愛我的工作,堅持不考慮退休。

那麼就尋訪民間偏方吧。一度,精神變得好些,飯量也增加了,過陣子,卻又出現別的毛病,循環式的,它有時平靜無波,所以我可以照樣當上班族,或者和朋友一起出國;有時,它又無理取鬧,令我陷入低潮,甚至氣喘如牛,沒辦法正常呼吸,只能咀嚼軟質食物,且無法順暢講話。

會不會是肺部有毛病?醫師說完全沒有問題。

會不會是補牙用的汞滲入神經系統,造成感染?牙醫說,不曾聽過。

日子在驚疑不定的起伏中消逝,直到生病的第 5 年。

都說生命自會找出路,就在我深感絕望時,一個再試一次的念頭閃過腦際:既然氣喘、吞嚥、咀嚼的動作都集中在喉嚨,何不找耳鼻喉科問清楚?

天保祐,真的找到了,一位 70 歲已退休的老醫師,在深入研究病情後,決定嘗試用肉毒桿菌紓解我緊繃的氣管和聲帶,於是,我可以順暢呼吸和說話了!我的 5 年折磨結束了!

美好的日子可以維持多久?不知道,至少,可以自由呼吸自由說話,真是太開心太開心了!      

(封面圖片來源:trench_mouth via photopin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