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長邱銘章(TADA, http://www.tada2002.org.tw/)於去年 8 月 31 日與國際失智症協會執行長 Marc Wortmann (ADI, http://www.alz.co.uk/)偕同協會同仁會友,到總統府拜會副總統吳敦義先生,呈遞<台灣失智症國家政策建言>,並建議政府利用各地國小空置的教室,開辦瑞智學堂,提供輕度失智病友日間照顧。以減緩失智進度,並協助家屬照顧病患。輕度失智老人的心智程度,等同國小學童,正好讓可能失業的國小教師,以其愛心及能力,指導失智長者。一舉多得。並恭請馬總統為今年(102 年) 4 月 18~20 日將在台北舉行的國際失智症大會致詞勉勵(http://www.adi2013.org)。

老人福利推動聯盟正在在力推「老人日間照顧中心」,老盟秘書長吳玉琴說,長輩早上到中心,晚上回家,是子女放心的“托老所”,力求營造「家」的溫馨性感。「瑞智學堂」則是失智症協會轉為輕度失智老人所設立的「日間照顧中心」或「托老所」。

「日照中心」有寬廣的交誼廳,可以裝設充滿懷舊感情的家具設施,可以讓老人透過互動,如拼圖、畫畫、讀書、電腦教學或遊戲、健康操、唱歌、橋牌、麻將、戲劇欣賞等活動,讓老人有充分的活動。老人白天在家,子女都外出工作,老人只好對著電視機打瞌睡,常常會讓電視機笑說“爺爺奶奶妳又睡著了!”。

白天睡飽了,晚上就失眠,常常起來走動或吵醒家人,甚至偷偷溜出門外,發生危險。到「日照中心」可以交朋友,學東西,天天參加有趣的活動,白天忙碌,晚上就好睡,心胸更開朗。根據「瑞智學堂」照顧老人的經驗與研究,更可延緩失智老人病況的惡化,讓老人可有更長的時間維持大部分照顧自己日常生活的能力。國際的研究也顯示延緩老人的惡化進程,就可減少社會的負擔。

「一般日照中心」收容輕度失能或失智老人,「瑞智學堂」收容輕度失智老人,其實兩者可以合一,提供需要的老人舒適的活動空間。如果我們有足夠的這種設施在社區內,也可讓社區健康老人參與其中,不但可使健康老人有好的活動場所,更可利用健康老人,來協助教育指導失智或失能老人。

國內外的研究也顯示在這種老人照顧中心,如果有幼兒的參與,更能促進老人心智的活化;對於兒童不但沒有負面的影響,更可培養兒童適應爺爺奶奶的身心變化,有益於兒童的心智發展。

很多熱心辦理日照中心的機構,像失智症協會或老盟,最大的困難是找到合適的空間場地,如果政府能夠利用逐漸減班所騰出的國小教室,深入每一個社區,設立足夠的「瑞智學堂」或「老人日照中心」,利用即將面臨失業的過剩的國小老師,給予適當的訓練,讓這些老師,投入照顧與原來的學童心智相當的老人,不是一舉多得嗎?

(封面圖片來源:lifebeginsat50mm via photopin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