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河南中醫學院教授 段振離

張松是《三國演義》中的人物。歷史上的張松是對三國分立局面有過相當影響的人物,所以羅貫中用他的生花妙筆,以不
多的筆墨把張松形象塑造得很有特色。其中《三國演義》第 60 回寫張松的事最為集中。

 

過目不忘的張松

張松相貌醜陋:額頭尖,鼻偃齒露,身短不滿 5 尺,言語有若洪鐘,但才智聰穎,過目不忘。書中寫到,張松是益州劉璋的部下,因為盤踞漢中的張魯準備入侵益州,張松主動請命出使許昌,欲聯結曹操攻打張魯,以解益州之危。其實張松同時還另有心事:偷偷地畫了益州的地理圖藏在身上,如果曹操值得輔佐,就投靠曹操,幫助曹操取益州。按說這有賣國之嫌,但劉璋暗弱,不能任賢用能,在“賢臣擇主而事”的時代風氣裏,張松的行為也可以理解。然而張松在許昌曹操那裏卻備受冷遇。當張松好不容易見到了曹操,曹操見他相貌猥瑣,又聞言語衝撞,遂拂袖而起,轉入後堂。

曹操手下主簿(漢代的一種文員官職)楊修是個善辯之士,有心刁難張松,著實將曹操誇獎一番。並將曹操新作《孟德新書》展示給張松。張松從頭至尾看了一遍,共十三篇,皆用兵之要法。

張松看畢,問曰:「公以此為何書耶?」

楊修曰:「此書是丞相酌古准今,仿孫子十三篇而作。公欺丞相無才,此堪以傳後世否?」

張松大笑曰:「此書吾蜀中三尺小童,亦能暗誦,何為『新書』?此是戰國時無名氏所作,曹丞相盜竊以為己能,止好瞞足下耳!」

楊修曰:「丞相秘藏之書,雖已成帙,未傳於世。公言蜀中小兒暗誦如流,何相欺乎?」

張松曰:「公如不信,吾試誦之。」遂將《孟德新書》,從頭至尾,朗誦一遍,並無一字差錯。

楊修大驚曰:「公過目不忘,真天下奇才也!」

當代也有記憶力超群者驚人的記憶力在現代亦屢有報導。廣州市某中學學生傅潔敏有默記英文字母的能力。在一次表演會上,讓觀眾在黑板上寫下沒有內在聯繫的 60 個英文字母後,她從容地走上臺子,僅僅默記 10 分鐘,便把 60 個字母順背、倒背了出來。

大學生傅志民曾將圓周率值小數點後一千位元數字,從頭背至尾。他還表演過「速記全套撲克牌」的技術。幾名觀眾把 54 張牌弄亂,張貼在黑板上,並編上號碼。傅志民上臺觀看 10 分鐘,便面對觀眾,背向黑板,接受發問。20 多人隨意抽問,他瞬間回答,絕無差錯。

被譽為世界記憶力冠軍的是 37 歲的佐治.烏希林。1989 年 7 月 15 日,在休士頓市他決定打破金氏世界紀錄。那時檢測的方法是記 10 副紙牌,即 1560 張。那些牌在證人面前洗完又洗達 2 小時之久,他用了 20 個小時看那些牌並記住次序,然後當眾說出。允許他記錯 8 張,但他只記錯了 2 張,用了 2 小時 43 分鐘講了全部 1560 張牌的點數,獲得了冠軍。

 

記憶力的科學基礎

這些驚人的記憶力當然有其科學的基礎。大腦生理學指出,記憶是一個十分複雜的過程,而執行記憶任務的器官就是大腦
。大腦有 140 億個神經細胞,每一個神經細胞又與1 萬多個細胞相聯繫,從而形成一個十分龐大的網路結構。究竟人腦的記憶容量有多大呢?能記住多少東西呢?

科學家作過這樣的比喻:全世界圖書館藏書總量約 7 億 7 千萬冊,假若每冊書所包含的信息量為 600 單位(這個單位稱為畢特),那麼。全世界所藏圖書中包含的信息量為 46 萬億畢特。這個龐大的數字正好相當於人的大腦所能夠記憶的信息量。由此可見,人腦有多麼大的記憶潛力。

記憶潛力是先天存在的,除了大腦發育不全者外,每個人都具有這樣的潛力,關鍵是您有沒有去發掘它。只要訓練得法,長期持續,記憶力是可以大大提高的。最近,瑞士科學家發現,記憶力的好壞與基因有關。2003 年 10 月新華社報導(引述《自然.神經科學》雜誌):人體內的一種神經遞質 5- 羥色胺和腦神經細胞上的 5-羥色胺受體,對人的記憶及學習能力有很大作用。

瑞士蘇黎世大學的科學家研究了控制 5-羥色胺受體合成的基因。這種名為 5-TH2a 的基因有兩種變體,絕大多數人帶有第一種變體,人群中只有 9% 的人帶有第二種變體。結果發現,帶有第二種變體的人記憶力較差。這樣看來,90% 以上的人應該具有良好的記憶基礎。

必須強調的是,僅僅有良好的記憶基礎是不行的,它還需要艱苦地、循序漸進地學習,博覽群書,擴大自己的知識面,使知識充實於大腦中的網路。這樣在使用的時候,就能夠縱橫捭闔。

文學大師魯迅先生博學多聞,在他的文章中,引用到的中外典籍至少在 3,000 種以上。錢鍾書先生也是連貫中西的大師,他的學術著作成為世界共有的珍貴文化財富。據陸文虎先生研究,錢著《管錐編》,是作者研讀 10 種古籍時所作的劄記和
隨筆總匯,書中曾引述了 4,000 位著作家的上萬種著作的數萬條書證;《談藝錄》這部集傳統詩話之大成的書,徵引評述了宋以來的詩話 130 種,引述西方論著 500 餘種。先不說這些著作如何博大精深,僅從錢先生的涉獵之廣,就不能不令人折服。

魯迅和錢鐘書都是天分極高、具有特殊稟賦的奇才,但同時他們又是博覽群書、刻苦學習的人,「天道酬勤」,假若沒有日積月累的學習,他們也不會成為大師。大腦生理學認為記憶的基本過程是識記、保持、回憶和認知。記憶的類型有感覺記憶、短期記憶和長期記憶。感覺記憶是指感覺體驗發生後,在腦的感覺區保持很短時間的感覺資訊,通常只有幾百毫秒(1 秒=1000 毫秒)。它的內容以直接的感覺映象為基礎。短時記憶的時間稍長一些,一般僅 1 分鐘。看了電話號碼簿立即去撥號就是這種記憶。長期記憶是指腦內儲存的資訊能在若干時間後回憶起來的,甚至終生難忘的資訊。

在人的一生中,隨著年齡的增長,記憶力有逐漸減退的趨勢。但是隨著年齡的增加,閱歷和經驗逐漸豐富,理解力和邏輯思維能力也逐漸增加,可以彌補記憶力的減退。更為重要的是,人腦的巨大潛力,絕大多數人並沒有挖掘出來,在那浩瀚的腦海裏面,尚有許多未被開墾的處女地。

有些人說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也有一些老年人自歎:「人老了,記不住東西了」,這都是沒有根據的。只要掌握住良好的記
憶方法,經常進行記憶鍛煉,一定能夠使記憶力增強,成為記憶力良好的人。

那麼,怎樣才能增強記憶力呢?

圖片來源:John-Morgan via photopin cc

要在理解的基礎上記憶

例如要掌握數學上的運算法則,不僅要求懂得如何算,而且要求懂得為什麼這樣算。這樣一來,法則所規定的每一步都成為有意義的,也就便於記憶。在科學領域內,無論是自然科學,還是社會科學,都有許多內在的、本質的、必然的聯繫,也就
是規律。找出並理解這些聯繫,使之系統化,就有助於記憶。

德國心理學家艾賓浩斯(1850∼1909)通過實驗發現,記憶 12 個無意義的音節,平均需要複習 15、16 次,而識 480 個音節的詩,只需要複習 8 次就能背誦。所以,凡是理解了的知識,就記得迅速、全面、精確、牢固;否則,只能事倍功半。

 

要抓住大腦的顯效時刻來安排記憶的內容

對於複雜難記的內容,應在大腦最清醒的時刻去記憶,而不應該在大腦疲勞的時候去記憶。這樣按大腦的不同狀態,安排不同的記憶內容,可以加速記憶的速度,提高記憶的效率。

最近,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的丁.弗拉德博士做了一個有趣的實驗:當一群迷路的老鼠走上歧途時,他迅速給予電擊,並馬上把它們引向正確的道路。然後,把老鼠分為 2 組,給甲組餵食,而乙組則不餵食。1 週後進行比較觀察,發現吃過食物的老鼠都能清楚地記住正確的道路,而乙組則大多記不住。

進一步的探討指出,一旦進食,消化器官就分泌多種激素到血液中,其中的縮膽囊素與增強記憶力有關。學習後注射縮膽囊素,與學習後立即進食,同樣能使記憶力增強。縮膽囊素作用於迷走神經,可使迷走神經保持活力,從而使就餐後學過的東
西牢記在大腦中。

 

興趣在記憶中起著重要作用

對記憶的物件感興趣,就能集中注意力,這時大腦皮質處於高度興奮狀態,其優勢興奮中心對資訊的輸入、加工起著良好的作用。同時,人們興趣盎然時往往表現出良好的情緒,而良好的情緒可以激發腦肽的釋放。科學家認為,腦肽是記憶學習的
關鍵性物質。

所以,對於所學的知識,要傾注全部的感情,獻出真摯的愛,愛之愈深,記之愈牢。無怪乎愛因斯坦曾說:「對一切來說,只要熱愛才是最好的老師。」因此,為增強記憶力,要特別注意對學習興趣的培養。

 

及時複習的重要性

記憶的過程,又是與遺忘做鬥爭的過程;而與遺忘做鬥爭的基本方法就是複習。有人對遺忘現象進行了系統的研究,發現遺忘的過程是不均衡的:在識記的短時間內遺忘得比較快,而後期則逐漸減慢。根據先快後慢的遺忘規律,就必須在識記後及時複習,鞏固記憶。隨著記憶牢固程度的提高,複習的次數可以逐漸減少,間隔的時間可以逐漸延長。

此外,複習的效果不只取決於複習的次數,更重要的是在於複習的方法。心理學實驗證明,分配複習比集中複習效果好。集中複習是連續性地進行複習,分配複習是在複習之間有一定的間隔時間。前者由於長時間內複習同一材料,使腦神經細胞負擔加重,容易產生疲勞和抑制,不能得到應有的效果。而分配複習中間夾雜一些休息或適當的運動,可以較快地恢復疲勞,提高記憶的效率。

 

記憶的方法

在複習鞏固的過程中,要採用多種方法。如分類記憶法,把複雜紛紜的事物按性質、特徵和內在聯繫歸納分類,使其條理化、系統化,就容易鞏固記憶。如學習外語單字,把方向(東、西、南、北、中),季節(春、夏、秋、冬),顏色(紅、黃、藍、綠、白、黑、紫),動物(牛、羊、豬、狗、雞、鴨、鵝)等分門別類進行記憶,其效果比無條理者要好得多。

其他還有規律記憶法、對立記憶法、朗讀記憶法、邏輯記憶法、區別記憶法、直觀記憶法等等。
在複習時,要盡可能把視覺、語言、運動、聽覺結合起來。如學習外語,要眼看、口讀、耳聽、手寫、心想,這樣就會產生良好的記憶效果。

在所有增強記憶力的方法之前應樹立信心。“我能記住”這個信心,有著特別重要的意義。有了學好的願望和記住的意志,會對記憶產生積極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