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患失智者為數眾多,病程長久,病情每況愈下,家屬和病人都極為痛苦,尤其無藥可治,正在苦悶傍惶之際,忽然聽說價錢廉宜的椰油對它可能有效,於是很多病家抱著希望,買 1 瓶回家給病人試服。

這是自從筆者 4 月 14 日在美國世界周刊發表椰油對失智有奇效一文,並傳到中國大陸和臺灣後所看到的情況。那篇文章對問題的論述只作了一個開頭。筆者聽到一些東鱗西爪的反應後,感到對陽性反應者應廣為傳播,對產生的問題宜設法解答。

譬如一個最常見的提問是:「怎麼我家的病人服用椰油後, 好像沒有什麼反應呢?既不見好,也不見壞。」現在就對這個問題做一個集中的回答。

患者情況千差萬別

首先,筆者所發表的所有關於椰油試治失智的論述中,雖然提到了 Mary New-port 醫生的丈夫患者服椰油後奇蹟似的好轉,但從來沒有說,它對每個病人都一定會有類似的療效。而是說,給你家的病人一個機會,看能不能像文中所提到的病人那麼幸運,也會產生陽性的反應;如果沒有,你也不會丟失什麼。當你給病人試用時,應當有這種心理準備。
其次,病人服用的劑量是否充分?筆者所建議的日用量是椰油每天總量 3 到 4 湯匙,每湯匙約 20 克,是根據 Mary New-port 醫生在她的書中提出的,也是她給丈夫患者最初餵食的日用量,分 3 次或 4 次餵食。

她在書中說明,這個用量是她在閱讀後來成為阿森納的醫用食物的專利申請書中,由病人的實驗中有效和安全的劑量換算過來的。

誠然,我們看到有些患者在試服比它小些的劑量,也有積極正面反應者,但是,在生效前,我們應當把用量逐步增加到這個程度,如果仍然無效,才算無效。這就是筆者在以往的論述中所一貫主張的。

第三,病家的觀察是否細緻可靠?有時,對病人獲得療效的期待過高,一心只想看到奇跡,因而對點滴而至的進步不察,以致誤認為無效。筆者建議在開始服椰油之前和以後,都像 Mary Newport 醫生那樣,用測量智力的量表(MMSE)對病人加以前後對照。這就對細小的進步,較易發現。

第四,也是按照 Mary Newport 醫生的原書所主張的,要讓病人試服 3 個月,沒有看到效果才可放棄, 因為按照她的觀察,即便是有效的病人,效果的顯現,有快有慢。快的第2天就能看出某些好轉,慢的可能要 1、2 個星期。放棄太早即有錯失良機的可能。

從以上所轉述情況來看,可以看出,同為失智的患者,對椰油的反應,相互之間有很大的不同。為什麼?現在對這個問題稍加討論。

(圖片來源:Phú Thịnh Co via photopin cc

同一症狀各有千秋

首先,不論哪一種書籍或文章,提到失智時,它所指的是一組症狀的綜合群,而不是單一的病。正如腹瀉。在其項目之下,有各種各樣的情況。有的也許不過是消化不良,把飲食調整一下,可能就不再瀉了。有的也許是霍亂的早期,那就麻煩了,非住院治療不可。當我們談論老人的失智時,一般是指由於上了年紀,很多老人所患的失智症。細分起來,這種常見於老人的失智又由於病因的不同而分為原發性和繼發性。因此,對於椰油的反應也可能不同。

一般來講,原發性的失智症反應較好。但它又與遺傳因素的有無和是否明顯有關。有家族史者表示遺傳因素較顯著,其反應較差。無遺傳因素者較好。

除家族史外,在美國由醫生開處方到化驗室取血液為樣本,做一個所謂「ApoE 基因分析」(ApoE Gene Analysis),也可以查知其遺傳因素的有無。如果是陽性,那就表明有遺傳因素,不僅患失智的機會較多,其對椰油的反應也常較差,而陰性者,患失智的機會較少,對椰油的反應也較好。不過,Mary Newport 醫生指出,由於這一估計並非絕對,基因分析陽性者,仍然有機會對椰油作出良好的反應。她的丈夫就是基因分析實驗為陽性,難怪 50 來歲就開始了失智的症狀, 而他對椰油的反應卻出奇地好。

基因分析及其解釋牽涉到很多有關基因理論的細節。為了避免涉入過多,不論醫生或病家都有一個簡單的應付之道,那就是讓病人試服足量的椰油 3 個月後再看。好在花費不多,讓病人去試就行了。如果病家不怕花檢驗費,到實驗室去做一個基因分析,1 週後出結果,也無不可。在美國市場,這個花費醫療保險公司不予報銷,除非醫生事先向保險公司說明其必要性而獲得同意。醫生一般都不會認為它是必要的。病家願意花錢時,自然可以做。

總之一句話,病人對椰油的治療反應,事先預估很不易。最可靠的作法就是讓病人足量試服 3 個月。這並不是很難做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