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高雄一名婦人感染高度抗藥性的大腸桿菌 ST131,治療將近一個月仍無法挽回生命,而醫師對於怎麼感染上 ST131 找不到確切答案。細菌若對治療用的多種抗生素產生抗藥性,就是一般俗稱的超級細菌。事實上超級細菌早已出現在我們生活之中,研究顯示人與人之間的肢體接觸、共用物品、家庭成員互動都是傳播超級細菌的途徑,只是感謝我們的免疫系統其實比想像中還要強大,可以有效對抗這些外來威脅。

超級細菌中知名度最高的應該就是「超級金黃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MRSA)。MRSA 原本只存在於醫院或照護機構中,但漸漸也發展成社區型 MRSA (community-associated MRSA, CA-MRSA),也就是不僅在醫院中,連一般在外活動的健康人皮膚上,也存在著 MRSA。

多人共用物品是傳染溫床

根據研究,大約五分之一的人類在皮膚上帶有 MRSA,不過沒有造成疾病,但如果皮膚上有傷口、進行外科手術、因 HIV 病毒或癌症導致免疫力低下,都有可能讓 MRSA 侵入身體,對生命造成威脅。由於 MRSA 會跟著健康人類到處趴趴走,因此一般環境必定有 MRSA 的存在,人類之間的互相傳播是既難預防,又會一再發生,原因之一是大家會有共同接觸的物品。

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生物醫學研究中心教授 Loren G. Miller 的研究指出,運動員之間的 CA-MRSA 不斷重覆傳播,因為他們往往有著比一般人更多的肢體接觸,特別是在比賽或練習過程中,有可能造成外傷;另外,運動員之間也會透過一些媒介傳播 CA-MRSA,例如共用毛巾、刮鬍刀、淋浴設備、肥皂、穿著的防護衣,甚至大家都坐過的長凳。

非關運動員的場合,例如三溫暖的長凳也是常見的傳播媒介;另一方面,由於金黃色葡萄球菌也可以在居家物品上存活,家庭也是難以避免的傳播場所,例如馬桶把手、門把、廚房水槽等。

門把 door knob
▲家人最常碰觸的門把是細菌溫床之一(圖片來源:Ida Myrvold via photopin cc

家庭成員彼此頻繁傳播超級細菌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學助理教授 Anne-Catrin Uhlemann 等人的研究,則以紐約北曼哈頓與布朗克斯的社區為研究對象,不但確認 CA-MRSA 其中一個分支 USA300 在家戶間佔優勢的傳播現象,也發現家戶不僅在傳播,也在超級細菌的多樣化發展「有所貢獻」。

這項刊登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PNAS)的研究,以 400 個USA300 樣本進行基因組的分析,確認他們的共同祖先可以追溯到 1993 年,其中 85% 的基因組成非常接近已知的兩個分支。他們也發現2009年 USA300 是大約 75% CA-MRSA 感染的元兇,同時他們發現某些樣本可以追溯到加州與德州,代表 USA300 已經多次傳入紐約。

而在家戶裡面,他們發現同一個家庭成員身上的 USA300 基因組成較為接近,代表成員間互相傳播的影響力大於成員離開家門之後所接觸到的部份。某些家戶呈現多種 USA300 基因組成的現象,Uhlemann 認為這代表 USA300 先在公共場所分佈,再被家庭成員帶回家,接著家戶成為第二階段傳播場所。

hand washing
▲洗手是最簡單除去細菌的方法(圖片來源:theseanster93 via photopin cc

研究的結果雖然看起來很恐怖,「超級細菌」聽起來也很嚇人,但本質上它還是細菌,也許應付抗生素很厲害,但免疫系統夠強就可以有效殺死他們,因此保持身體健康、用對方法勤洗手等老生常談仍然是最有效的預防方法,大家也不必太緊張一天到晚在家裡用酒精消毒,保持平常心就好。

(封面圖片來源:government_press_office, CC BY)

延伸閱讀

相關資訊

呂維振

呂維振

主編 at 早安健康
媒體工作者,關注醫藥研發、尖端科技與數位娛樂。
呂維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