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10 月 17 日 ,

美國繼 12 日出現第一例本土伊波拉病毒感染案例後,15 日再確診第二名案例。與第一名案例相同,都是照顧日前已死亡境外移入個案的醫護人員。這對於美國衛生當局信誓旦旦已做好準備的說法,蒙上愈來愈大的陰影,不過他們也已學到教訓,正修正標準作業流程,試圖不要再發生類似情事。

第二名個案發病前一天曾搭機

第二名遭到感染的護理師,是 29 歲的 Amber Joy Vinson,與第一位護理師 Nina Pham 相同,都是德州健康長老教會醫院 (Texas Health Presbyterian Hospital) 護理師,該院收治從賴比瑞亞入境的旅客 Thomas Eric Duncan,但 Duncan 先是說謊得以出境,入境美國發病後,發病後第一次就醫卻因醫院疏失被當成普通疾病打發回家,最後終不治。Duncan 在確診伊波拉病毒感染後,該院與他接觸過的近一百位人員都有列入追蹤管理。

Vinson 已被送往亞特蘭大的艾默里大學醫院 (Emory University Hospital) 進行治療,這家醫院是美國重點設置治療傳染病的醫院之一,具負壓隔離病房等設備,也是日前治好第一位從西非感染國家後送回來的醫師 Kent Brantly 的醫院。此外,Pham 已接受 Brantly 輸血治療,並送往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 (NIH),目前情況好轉。

airplane
(圖片來源:Don Fulano via photopin cc

特別的是,Vinson 在發病前曾經搭乘民航機從克利夫蘭回德州達拉斯。美國疾病控制中心主任 Thomas R. Frieden 說,Vinson 身為被追蹤觀察的病例接觸者,不應該搭乘民航機,根據 CDC 的指導原則,病例接觸者的行動有部份會受到限制,比方說只能搭包機而不是一般商業航班,可以搭車但不是大眾運輸。不過另一位因無法公開發言、因此不具名的官員說,Vinson上機前曾打電話報備聯邦曾有輕微體溫升高的情形,但他判斷 Vinson 有穿防護衣,而且體溫不算高,才讓 Vinson 搭機。他認為在這件事情上是 CDC 出錯,因為 Vinson 並未被告知不能搭機。

目前該班機上 132 名乘客都已被通知要主動跟 CDC 保持連繫,因為雖然 Vinson 在搭機時沒有真的發病,但搭機時間跟後來發病時間點太接近。CDC 稍後也擴大追蹤範圍到 Vinson 從達拉斯前往克利夫蘭的班機乘員。

伊波拉病毒感染在未發病的潛伏期並不會具傳染能力。

CDC: 我們的動作應該要更快

在 Vinson 確診後,CDC 受到更多質疑。Frieden 在 Pham 的遭感染途徑到現在都還未有正式調查報告時,就說是 Pham 沒有遵守相關的指引,因此才被感染,這引起美國輿論不滿;在 Vinson 後,問題變成:究竟是兩位醫護人員都沒有遵守防感染的指引,或是指引本身就有問題?

frieden
▲美國疾病控制中心主任 Thomas R. Frieden承認應變動作應該要更快。(圖片來源:AP)

Frieden 說,大家都知道伊波拉病毒是如何傳播,也知道該如何阻止疫情發展,很明顯地達拉斯的護理師感染是不應該發生的,我們應該做的就是儘一切可能將醫護人員面臨的風險降到最低。他表示 CDC 正採取新措施確保病毒不再散播,往後若再有案例發生,幾小時內就會派一組團隊即刻到達現場,應該要在第一個案例發生時就派人進駐,並對醫院人員進行訓練與指導。

而 CDC 也在 14 日公佈新版更嚴格規定的防護衣相關指引,他們承認這是參考了對抗伊波拉病毒多年的「無國界醫生」的準則。

不過他也指出,CDC 的小組也觀察到,某些醫護人員穿戴過度的防護設備,例如手套等戴了三到四個。其實只戴兩層手套,不論在穿與脫就已經會變得困難,在脫下的時候反而製造更大風險。

他也重申反對禁止西非來的國際航班落地,因為這對防疫既沒有效,又會惡化西非疫情。

台疾管署暗示會突襲檢查醫院準備工作

面對 Frieden 先前曾說感染病毒的護士沒有遵守防感染的指引,疾病管制署疫情中心主任劉定萍認為,不應苛責第一線醫護人員,他們都面對相當大壓力。疾管署防疫醫師羅一鈞也說,很多緊急情況下其實都很危險,例如急救時插管就會牽涉到病患的體液,時間緊迫,就算事前有指引也不見得能夠做到完全防範,因此有的時候不急救才能保障醫護人員安全。疾管署公共關係室副研究員彭美珍也以 2003 年 SARS 期間的親身經驗為例,說全套防護衣完全不透風,裡面全濕透,穿久人也悶到昏,有時還需旁人攙扶,在這種情形下,醫護人員也無法專心遵守指引。

劉定萍觀察美國這兩起本土疫情表示,美國實在太大,一個 CDC 的政令能否有效在各地醫院執行,的確是挑戰,加上對於傳染病的防疫有許多作法是共同的,當年的 SARS 也影響到不止台灣,就算台灣的經驗無法透過世界衛生組織有效給其他國家借鏡,也還有別的國家的經驗可以參考,只在於主其事者有沒有掉以輕心。

DSC04491  ebola

至於美國輿論認為遭感染的病患應該集中照顧,避免各地醫院因裝備與訓練不一,讓醫護人員面臨險境,劉定萍表示這是一個可以考慮的選項。事實上台灣就有這樣的做法,例如在桃園機場發燒篩檢站如果有發現疑似的旅客,就會指定轉送到部立桃園醫院

而疾管署是否應該實地查核台灣各醫院對可能的疫情做了多少準備?副署長周志浩沒有透露,僅表示他們也會將一些確定排除感染的病人假扮成疑似病患,以類似突襲的方式看醫院是否真的準備好了。

(首圖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相關資訊

呂維振

呂維振

主編 at 早安健康
媒體工作者,關注醫藥研發、尖端科技與數位娛樂。
呂維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