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11 月 23 日 , , ,

2014 年,美國最大藥廠輝瑞(Pfizer)求親英國第二大藥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在輝瑞提出最後通牒後,這場求親大戲來到最高潮,阿斯特捷利康最後悍拒輝瑞提親,2014 年 5 月 26 日,輝瑞宣告放棄,但這只是暫時停戰,根據英國相關法規,併購案失敗後,將有 6 個月的冷卻期,如今冷卻期即將在 11 月 26 日期滿,輝瑞將可以再度提出新的購併案。

積極求親為哪樁?

不過,事過境遷,輝瑞可能對阿斯特捷利康已經沒興趣了。

美國政府可說間接幫了了阿斯特捷利康一把,輝瑞併購阿斯特捷利康的目標之一,就是為了規避美國的高企業稅,利用英國籍的阿斯特捷利康,將企業重新設籍在稅率較低的英國,此作法稱為「稅負倒置」(inversion),不過,這種作為已經引起美國國內的公憤,美國總統歐巴馬質問相關企業「愛國心何在?」,更祭出防堵措施,讓購併移籍的誘因大減,許多購併案都因此打消。

例如,2014 年 7 月,自亞培(Abbott)獨立出來的的艾伯維(AbbVie),本來打算買下了愛爾蘭製藥廠 Shire,在歐巴馬防堵稅負倒置措施出爐後,董事會在 10 月 15 日表示將重新考慮購併案,其他許多企業跨國購併案也一樣取消或暫緩。

轉移目標不放棄

輝瑞並沒有完全放棄稅負倒置,只不過不再願意為了稅負倒置冒太大風險,阿斯特捷利康高達 940 億美元的身價,且董事會心存抗拒,輝瑞得因高層普遍反對而抬高價碼,或曠日廢時的談判,加上英國即將於 2015 年進行大選,而目前聲勢看漲的工黨反對輝瑞購併阿斯特捷利康,為了避免政治上的干擾,輝瑞很可能就乾脆放棄,把購併目標轉向規模較小、較安全的目標。

例如,總部移籍至愛爾蘭都柏林的學名藥廠阿特維斯(Actavis),規模只有 640 億美元,雖然買下阿特維斯不具備阿斯特捷利康的癌症藥物研發能力綜效,但是也有節稅作用,且交易單純多了。

輝瑞對購併案有相當大的饑渴,在 5 月求親阿斯特捷利康被拒後,就一直研究購併其他歐洲藥廠的可能性,如今與阿斯特捷利康的求親大戰或許告一段落,但只不過是把魔手改伸向其他目標而已。

(首圖來源:Flickr/Montgomery County Planning Commission BY CC2.0)

本文由 科技新報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