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 10 月 07 日 , ,

鼾聲代表「睡眠時上呼吸道有某種程度的堵塞」,堵塞若為輕度,只有氣流通過時產生噪音(鼾聲),並不影響呼吸氣流的流暢度,稱之為「單純性打鼾」;堵塞若稍微嚴重一些,除鼾聲之外,會造成呼吸氣流受限,雖未產生缺氧,但可能會影響睡眠的品質,稱之為「上呼吸道阻塞症候群」;堵塞若再更嚴重一些,呼吸氣流或者堵塞一半,或者幾乎完全堵塞,造成了「淺呼吸」或「呼吸中止」,就會併發間歇性缺氧,影響身體生理的運作,也會影響睡眠品質,到了一定的程度,就稱之為「睡眠呼吸中止症」。

因此打鼾可概略分為兩種,一種是合併有睡眠呼吸障礙的鼾聲,另一種則是單純性的打鼾。前者要按照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原則治療,後者也就是本文所要討論的主題。

鼾聲的原因

鼾聲主要是從上呼吸道中之可塌陷部位產生的,特別是鼻腔和口腔後面的軟顎、懸壅垂、舌根等位置。當這個空間變得狹窄時,氣流擠過這個狹窄部位,軟顎和懸壅垂就產生振動,拍打在相鄰近的器官上,產生了鼾聲。

鼾聲特別大的人,上呼吸道常有下列特點:(1)舌頭和喉部的肌肉張力較差,吸氣時容易陷入呼吸道空間內;(2)軟顎、懸壅垂、扁桃腺、腺樣體、舌頭等軟組織過於發達,造成局部空間狹窄;(3)軟顎和懸壅垂太長,加強了鼾聲振盪幅度;(4)鼻腔狹窄,影響了上呼吸道的壓力和氣流流速;(5)全身性肥胖、水腫與頸部肥滿,容易壓迫到上呼吸道。

 

鼾聲的影響

鼾聲對人類的的影響,首在它的噪音,它的音量通常在 60~90 分貝左右,但也可能高達 100 分貝以上,接近賽車或飛機的噪音。巨量鼾聲往往造成睡眠同伴的極大困擾,影響了家庭婚姻生活。

更嚴重者如三國演義中之張飛,鼾聲竟成了他的殺身之禍。原來張飛經常睡不合眼,行刺者見他鬚豎目張,不知是否睡著,本來不敢動手,後來聽到他鼻息如雷,確信已經睡著,才動手刺殺了他。

鼾聲也對睡眠品質和健康生理有重大的影響,特別是在心臟血管系統,如高血壓、冠狀動脈心臟病、中風等,基本上和「上呼吸道阻塞症候群」與「睡眠呼吸中止症」息息相關。因此對於睡眠中巨量鼾聲的病患,除了檢查上呼吸道的結構外,通常也會安排整夜睡眠檢查,除了藉以瞭解鼾聲的嚴重度及它對睡眠品質的影響外,也藉以排除睡眠呼吸中止症等呼吸障礙。

單純性打鼾的治療

目前有關鼾聲和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治療方法,有些實證醫學的證據力較強,屬比較成熟的處方性醫療,例如陽壓呼吸器(CPAP)治療、止鼾牙套(oral appliance)、懸壅顎咽整形術(uvulopalatophar-yngoplasty, UPPP)、扁桃腺切除術等等,疑義較少,都和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治療有共通性。

至於「單純性打鼾」應該如何治療,醫師經常的建議不外是「減重、側睡、不喝酒、不抽菸」,有時耳鼻喉科醫師會建議使用小手術治療,牙科醫師會建議配戴止鼾牙套。

這些治療方法,學理上正確,但是大部份人都無法立竿見影的做到,因此坊間就出現了許多非處方性的治療方法,例如有外張式鼻腔擴張器(External Nasal Dil-ator Strips)、內插式鼻腔擴張器(Inter-nal Nasal Dilators)、鼻腔潤滑劑(Nasal Lubricant)、側睡裝置、止鼾枕頭等等,甚至還有止鼾磁鐵、止鼾戒指等形形色色的產品。據統計在美國市場上的止鼾相關產品,就超過 300 種以上。

這些止鼾產品,到底有效嗎?有傷害性嗎?實證醫學的證據足夠嗎?是大家關切的問題。美國睡眠醫學會(AASM)在 2003 年曾經評估過這一些不必醫師處方就可以自行購置的止鼾治療產品(稱之為非處方性治療),包含外張式鼻腔擴張器、內插式鼻腔擴張器、鼻腔潤滑劑和其他產品。結論是所評估的各項產品,雖然廠商皆宣稱具有療效,但是所提供的研究報告,實證醫學的證據力並不十分有力。主要的瑕疵通常為樣本數太小,研究之設計並不十分完善。

2012 年美國紐約的消費者研究(consu-mer search)(網頁 http://www.consumer search.com/snoring-remedies/review),更廣泛蒐集可能取得的資訊,對這些不需處方即可取得的產品,進行綜合性的評量。評量的結果認為,外張式鼻腔擴張器與內插式鼻腔擴張器之止鼾效果,正面反面皆有,支持之證據較為薄弱;鼻腔潤滑劑則有效證據不足,難以下決論。

止鼾枕頭到底有沒有效?

止鼾枕頭是另外一項熱門的止鼾產品,用「止鼾枕、snore pillows、snore relief pillows或anti-snore pillows」的關鍵詞到網頁上蒐尋,發現檢出的產品真是琳瑯滿目,特別是 Amazon.com 的網購產品竟可以有 362 個項目顯現出來。

可是我們也同時發現了一則今年(2012)2 月 15 日的新聞,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對兩家電視購物之止鼾枕產品裁定廣告不實,各處以 10 萬元及 5 萬元之罰鍰。由此可見,市售的止鼾枕頭產品極為豐富,但是有明確臨床實證的產品,恐怕寥寥少數,許多產品缺少有力的臨床試驗,誇大了它的治療效果。

理論上,頭頸部的姿勢的確會影響上呼吸道的通暢度,例如頭頸部稍微後仰時,上呼吸道拉得較直一些,通暢度會好一點;相反的頭頸部往前屈起,上呼吸道形成一個前屈的角度,通暢度會差一點;當頭轉成側睡時,舌部掉到口腔的側邊,通暢度又可能好一點。

因此,對鼾聲和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患者而言,頭部稍微後仰,或轉成側面睡覺,應該是一個對呼吸比較有利的姿勢。但是上呼吸嚴重阻塞的打鼾或睡眠呼吸中止症,卻是不管頭頸部怎麼後仰或側轉,都不會改善打鼾或呼吸中止的嚴重度。

用這樣的觀點來看市面上的這些止鼾枕,大概可分成下面幾個類型:

第一類型是頸部支撐枕(cervical su-pport pillow),前面說過,頸部略微後仰,使上呼吸道拉直,可能改善通暢度,改善鼾聲。

第二類型是側睡枕,讓睡姿維持側睡,也可能改善呼吸道通暢度。

第三類型是提升舒適度型,例如讓側睡時手臂容易放置,使用呼吸器時能支撐管路。

第四類型是其他類型,例如有一項產品可以在鼾聲出現時,即啟動枕頭左右震動,據稱可以改善呼吸道肌肉的張力,藉以減輕鼾聲。

從呼吸生理學的角度來看,似乎是第一、二類型的產品,較有機會改善呼吸道的通暢度,減輕鼾聲,但是閱讀相關研究論文,發現止鼾效果或治療呼吸中止之效果並未十分明確,可能和臨床試驗的研究設計有關,止鼾枕如果有效,也許是對阻塞程度較不嚴重者有效,對嚴重阻塞的個案,未必有用。

綜而言之,各式各樣的非處方性止鼾治療方法,側睡裝置或有某種程度的效果,鼻腔擴張器之效果可能有限,鼻潤滑劑並未看到療效明確的報告,至於止鼾枕頭,如屬第一、二類型者,可能對輕症者有效,值得進一步進行產品改良與療效評估。

延伸閱讀

胸腔部顧問蕭光明

胸腔部顧問蕭光明

臺北榮總胸腔部臨床呼吸生理科主任,
台灣睡眠醫學會創會理事長,
台北醫學院醫學士,
美國紐約大學醫學院進修,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進修
胸腔部顧問蕭光明

Latest posts by 胸腔部顧問蕭光明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