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08 月 08 日 ,

世界衛生組織 (WHO) 已宣佈全球進入伊波拉病毒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最新統計伊波拉病毒出血熱在全球已造成 1711 人感染、932 人死亡,建議不僅疫區國家加強邊防的防疫檢查,其他國家也應高度注意疑似病例。美國疾病控制中心 (CDC) 已將針對伊波拉病毒的緊急反應機制等級提高到最高的第一級。而兩位送回美國治療的醫護人員,已證實使用還在實驗中的藥物,希望能有戰勝病毒的好結果,但這項處置也引發不少爭議。

實驗性藥物未經人體實驗

ZMapp 這款藥物是由美國 Mapp Biopharmaceutical 公司研發,裡頭包含三種單株抗體(),可用來對付伊波拉病毒。這款抗體目前正計畫進行人體實驗,以確認其安全性及對伊波拉病毒的效用,而 CDC 表示,目前使用在兩位遭感染醫護人員身上的這款實驗性血清本身存量很少,沒有辦法更廣泛使用。現有的存量並不足以大量治療未來可能的病患。至於其療效,CDC 表示目前做出結論還言之過早。

目前西非伊波拉病毒疫區的三個國家也在積極尋求可以救治病患的藥物,但由於 ZMapp 目前等於是在兩位美國醫護人員身上進行人體實驗中,加上就算可行也還得大量生產,估計還要等待幾個月,才有可能送到疫區開始治療。事實上,疫區之一的奈及利亞之前已經向 CDC 提出取得藥品的要求,但 CDC 回應現在幾乎沒有藥劑可供使用。這個回應已經引發疫區從學者到民眾廣泛不滿,紛紛以美國自私或種族歧視等觀點譴責美國。

但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 (NIH) 公衛學者 Anthony Fauci 擔心焦點因此模糊,因為過於相信這款藥物的神效,會讓眾人開始忽略確診、隔離與積極治療疾病,更何況,這藥有沒有用都還不知道。而且業者已表示就算開始生產,兩、三個月能產出的量也很保守。而相關的爭議也已經大到讓 WHO 決議在下週開醫學倫理會議,討論這款還沒經過人體實驗就直接上陣的藥物。

ebola
▲防治伊波拉病毒的衛生措施(圖片來源:CDC/ Ethleen Lloyd)

醫學倫理遭遇道德困境

ZMapp 引發的搶藥大戰爭議,其實背後有一個根本的問題有待解答:一款未經人體實驗的藥物,為什麼儼然變成全世界的救命仙丹?事實上,世界衛生組織在幾週前都還表示,使用連第一階段人體實驗都還未結束的藥物,是不道德、不明智也不可行的。無國界醫生組織 Armand Sprecher 之前也表示,他擔心西非國家民眾會覺得美國藥廠把實驗中藥物拿到西非使用,是把他們當白老鼠。

然而,即使在面臨這樣的情勢下,兩人仍能獲得實驗藥物治療,是基於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 (FDA) 的恩慈使用 (compassionate use) 原則,才得以放行。這項原則是指病患處於生命危急狀態,已經沒有既有的藥物或療法可以治療時,可以斟酌使用還沒確認安全的藥物或療法搶救生命。

但是 WHO 即將召開的會議,昭告著現有的醫學倫理原則可能有檢討的必要。WHO 助理秘書長 Marie-Paule Kieny 說,我們必須詢問醫學倫理學家,尋求一個負起責任解決問題的指引。Sprecher 也在象牙海岸一位醫師遭感染身亡後,覺得這些藥物最好能在緊急安排的臨床實驗中儘快開始使用。

其他選擇?

就在各單位還研究或傷腦筋於伊波拉病毒的解藥時,美國一家生技公司 Sarepta 則宣稱她們已經有一款可以抗病毒的藥物有效。這款名為 AVI-7537 的藥品,在受到感染後幾小時內透過靜脈注射注入病患體內,其主要機制在讓病毒無法在宿主體內複製。他們還表示現有的儲量已經可以即刻治療兩打病患,藥品的備料還可以再支應一百人所需,但在那之後,就必須要政府的挹注才能繼續生產。

這款藥物基於道德議題,並沒有在人體上實驗以確認其對付伊波拉病毒的成功率,但該公司強調動物實驗面對伊波拉病毒有六到八成的成功率,對照沒有用藥的是百分之百死亡。不過,在 2004 年他們曾提供一個較早期的版本給美國軍方,試用在一位被伊波拉病毒針頭刺到的女性,這名女性最後並未發病,雖然這無法完全證明其效用。

ebola-virus-140627
(圖片來源:CDC/ Frederick Murphy)

類似境遇的還有一款早在 2005 年就露出曙光的藥物兼疫苗。這款是由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 NIAID) 病毒學家 Heinz Feldmann 發展出的、以口腔泡疹病毒 (vesicular stomatitis virus ,VSV) 為載體的疫苗,在動物實驗階段已證實在彌猴身上能對伊波拉病毒發揮效用,但由於缺乏經費,下一個階段的臨床實驗無法進行,「比起瘧疾或愛滋病,(當時)的伊波拉病毒引不起大眾與金主的興趣」他這樣表示。

不過在目前的氣氛下,Feldmann 的研究成果不知會不會敗部復活,畢竟這款不僅可以當疫苗也可以當治療用的藥,而且也跟 AVI-7537 一樣,在 2009 年提供給一位德國實驗室裡被伊波拉病毒針頭扎到的技術人員使用,該人員最後並未發病。

「很有梗」的黑猩猩病毒載體

NIAID 的疫苗研究中心也發展了一款藉著黑猩猩(!)腺病毒 (chimpanzee adenovirus) 為載體的疫苗,並且跟美國 FDA取得核可,將於 7 月展開臨床實驗,它的原理是在細胞中植入兩個伊波拉病毒的基因,再注射進人體,以促進免疫系統產生反應。另一個美國國防部贊助、加拿大 Tekmira 研發的藥物叫 TKM-Ebola,利用小型的 RNA 分子做為瞄準病毒並摧毀它的方法,雖然已於一月份展開人體實驗,但在七月初被 FDA 喊停,要求業者再詳細說明藥物的機制再說。

除了一些發展到後期的藥品,還是有很多單位的研究進度還處於發展前期。有鑑於伊波拉病毒可以關閉人體的免疫系統功能,阿拉巴馬州奧本大學 (Auburn University) 的 WY3161,可以反轉過程讓免疫系統重新運作,不僅伊波拉病毒,未來也可以找到逆轉其他十至十二種病毒影響免疫系統的途徑。目前大學方面與 NIH 合作發展,一些相關細節將刊登在「生物有機化學與醫藥化學通訊」(Bioorganic & Medicinal Chemistry) 期刊。

註釋
單株抗體 (Monoclonal Antibody, mAb) 指僅用一種免疫細胞加上癌細胞融合做出來的抗體。需要哪一種抗體就使用可以生產它的細胞,而加入癌細胞則是要利用癌細胞不斷分裂的能力,以快速製造出大量抗體,當然,單株抗體不會產生癌症。(回到內文

相關資訊

呂維振

呂維振

主編 at 早安健康
媒體工作者,關注醫藥研發、尖端科技與數位娛樂。
呂維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