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10 月 27 日 , ,

全球伊波拉病毒防疫工作的焦點,最近都移到「醫學水準形象」最好的美國,大家都在看世界強權的美國要怎麼對付病毒。就在上週四美國一位在西非伊波拉病毒感染國家控制疫情的醫師,回國後在紐約市這個超級耀眼的都市發病後,紐約市所在的紐約州與隔壁的新澤西州同步發佈一項新的隔離措施,卻引發打擊醫護人員士氣的爭議,這樣爭論也被引導到政治對科學的對抗,而美國的政治中心白宮,則還未做出國家級的全新防疫對策。

大蘋果裡有伊波拉嚇壞一堆紐約客

美國第二個、紐約市第一個境外移入的伊波拉病毒感染案例,最新的進展是獲得了感染痊癒者的血清,以協助對抗體內的病毒。捐贈者正是美國第二個在西非人道救援染病而後送回來治療的 Nancy Writebol。這位病患本身也是參與「無國界醫生」組織前往西非控制伊波拉病毒的美國醫生 Craig Spencer,目前在紐約的 Bellevue 醫院接受治療,院方表示他的病情進展到出現腸胃道症狀的階段。Spencer 今年 33 歲,10/17 自西非回國後,期間一直都沒有發病,直到 10/23 (週四)開始發燒,隨即住院,這段時間與他接觸過的人包括他的未婚妻,都已經隔離觀察中。

至於在德州達拉斯被美國第一例境外移入個案感染的護理師 Nina Pham,則已經確定痊癒而出院。她表示能站在這裡跟大家發表談話,是幸運也是被祝福的。

nina-pham
▲Nina Pham(圖片來源:NIH)

另一位同樣在西非工作過的「無國界醫生」護理師,雖然經證實沒有感染,但她對於新澤西州的隔離措施感到不滿,認為是過度反應。Kaci Hickox 10/24 (週五)在紐華克機場被留置了七個小時,當她喊餓時,只拿到一條燕麥棒。之後她被八輛警車組成的大隊護送到紐瓦克大學醫院,但卻住在院子搭起來的帳篷中,當時她的體溫已略有下降。她表示她很害怕當像她們這些在西非對抗伊波拉病毒的醫護人員,在回國後在機場要面臨這樣的對待:恐懼、沒有章法,最可怕的是,強制隔離。這樣的做法比美國疾病控制中心 (CDC) 的要求還要超過,只是促使醫護人員不願再投入西非國家控制疫情,而那裡正是整個疫情的源頭。

26NYPATIENTjp2sub-master180 Kaci Hickox
(圖片來源:Kaci Hickox)

Hickox 在入境時有發燒,但在隨後的血液檢查中沒有發現伊波拉病毒。她會被留在機場主要是因為在 Spencer 的案例發生後,紐約州與新澤西州共同發佈了新的防疫做法:任何在西非賴比瑞亞、獅子山與幾內亞直接接觸過伊波拉病患的人,在入境甘迺迪或紐瓦克國際機場時,都要強制隔離 21 天,就算他們入境時沒有症狀發生。而 CDC 只要求曾跟伊波拉病患接觸過的人要自主管理,也就是注意自己有沒有發燒等發病的症狀,但是並不要求隔離,不過 CDC 的官員承認,各州可以要求比 CDC 更多的規範。

政治人物的政治決定

這兩州是在 10/24 做出上述決定,不過對於隔離的場所應該是在當事人家中或其他地方,還未有定論。新澤西州長克里斯克里斯帝表示,如果給 Hickox 造成不便,他很抱歉,但如果這些不便可以避免大眾感染到伊波拉病毒,這會是他最關切的事。紐約州長安德魯郭謨先前在公佈這項決定時則說,情況已經到了不能光靠榮譽制的時候。他指的是自主管理,發病時主動通報。

歐海爾國際機場所在的伊利諾州,則在隨後也做出類似的決定。白宮方面則有開會討論是否還要採取一些全國性的措施,不過他們顯然也顧慮到其他的措施可能會打擊西非疫區防治工作。

民間團體意見紛陳

美國媒體在紐約中央車站訪問了一位民眾 Michael Anderson,他對美國政府及 Spencer 有嚴厲批評,認為 Spencer 在公共場所活動代表「他很愚蠢,完全是個蠢蛋」,避免給人們帶來危險是「當你從非洲回來後應該負起的責任」。

無國界醫生對於兩個州的政策表達了「缺乏善意」的批評,因為未發病的人沒有傳染力,就算發病了,也要經過體液接觸才會傳染。而針對 Hickox 部份,既未說明 Hickox 要隔離多久,也把她安置在簡陋的帳篷中;美國一個基督教人道救援組織 SIM USA,本身派遣至西非的醫護人員中也有傳染到病毒,但組織的總裁 Bruce Johnson 說,他們遵循 CDC 有關防護工作的指引,相關人員也被告知從西非回國後頭 21 天,應該儘量避免在公眾場所出現,但強制隔離估計會讓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的人不願前往西非控制疫情,因為他們知道回國後有 21 天不能工作,他們沒有那麼多時間。

因染病後送回美國治療的醫師 Rick Sacra 則表示,做出決策的官方有他的理由,雖然有時候這些決定並不是基於科學理由。

Swimming pool, lounge chairs and umbrellas
(圖片來源:© Blue Jean Images/Corbis)

另一個性質類似的人道救援組織「善普施」(Samaritan’s Purse) 總裁 Franklin Graham 則提出不同的看法。他表示他們組織的醫護人員在回到美國後,都會住在組織提供的「安全屋」裡三週,以便監控體溫,這段時間他們可以到公園走走、開車到得來速的速食店,但是要避開人群與家人。他建議聯邦政府可以在加勒比海一帶租一間旅館做為安全屋,讓前往疫區的醫護人員居住三週,以減輕民眾的恐懼。「他們可以躺在游泳池邊吃漢堡,可以說是國家開的俱樂部,讓大家渡假。隔離是不方便,但也可以不那麼艱苦。

民間團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則認為州政府應該要揭露更多決策的過程,這種在沒有醫學上的必要而隔離一些沒有發病的人,是一項州政府是否濫權、攸關憲法保障人權的嚴肅課題。

(首圖來源:kalleboo via photopin cc

相關資訊

呂維振

呂維振

主編 at 早安健康
媒體工作者,關注醫藥研發、尖端科技與數位娛樂。
呂維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