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於上週公佈一批市售防蚊液的抽查結果, 市面上12件防蚊液及7件防蚊貼片共19產品檢視其商品標示是否完整,發現21%產品沒有標示產品使用後持續有效的時間,5%涉及廣告不實,甚至91%的 產品未經衛生福利部核可通過,不能直接噴在皮膚上。消基會特別提到其中一件產品雖標榜天然成份,卻有人工合成的DEET,涉及不實標示,不過敘述的過程卻 容易讓消費者以為DEET是糟糕的東西而開始排斥,有矯枉過正之嫌。

適量使用DEET

DEET不是DDT。 DEET中文名稱為「待乙妥」,又稱「敵避」,是一種驅趕蚊蟲不接近人體的化合物,因為它散發的氣味蚊蟲不喜歡,不會想靠近人體,因此它其實並不需要直接噴在皮膚上,噴在衣物上也有效。不同產品中的DEET濃度可能有所不同,但高濃度不是效果特別好的意思,只是效用可以維持比較久,但相關單位都建議避免使 用過高濃度,或是使用在嬰兒身上。

衛生福利部的資訊建議,一般成人所使用的濃度不宜超過50%,兒童使用濃度在15%以下即可,2個月以上的嬰孩不應高於10%。美國疾病管制局則建議,含DEET成份物品不應有給小孩吃到嘴裡的機會,或是接觸到眼睛與傷口,或呼吸進人體;兩個月以下嬰兒不應使用,不需要一次噴太多,不需要使用之後應用水洗掉。美國一個有名氣的環保團體「環境工作群組」(The Enviromental Working Group, EWG)則有更細緻的說明:7%至10%產品適用於短時間使用,較長機會接觸蚊蟲的話應使用20%至30%的產品,6個月以下嬰兒不要使用,也不應使用超過30%的產品。

DEET
(圖片來源: EWG)

相關單位都推薦穿長袖長褲襪子等做法,是避免蚊蟲叮咬的上策,而像小baby則注意娃娃車的防蚊蟲功能例如蚊帳等即可。由此可知,DEET是推薦使用但不能過量的防蚊產品,跟市面上產品標示實不實沒有關係,若是因為消基會的報告而不再使用DEET,並不是對自己有利的做法。

DEET只能干擾蚊子3小時

適量使用DEET目前仍是妥當的辦法,但DEET的效用似乎不如想像中那麼好。2013年初一份刊登在PLOS ONE的研究顯示,DEET對蚊子的影響大約只有3小時。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的James Logan團隊在之前的研究中,發現某些蚊子與蒼蠅會因為基因變異,而使得牠們的嗅覺受體對DEET的氣味不再敏感,但這次的研究跟基因變異無關。研究的目標是會傳染登革熱的埃及斑蚊。他們發現,埃及斑蚊一開始暴露在DEET時,DEET確實會對牠們的行為造成影響,但是大約三小時後,DEET就無法繼續阻止埃及斑蚊去尋找人體熱或皮膚的所在。這與埃及斑蚊已經暴露在DEET環境中,嗅覺受體將漸漸減低對DEET敏感度有關。Logan認為,這就好像人類也會因為一直聞到某種味道,一陣子後就沒有感覺了一樣,不過人類的嗅覺系統跟蚊子差很多,其中的機制是非常不同的,因此有進一步研究的必要。

他強調,這不代表人類該停止使用DEET,相反地,DEET仍是非常好的驅蟲劑,尤其是在高危險地區,不過他們將持續追蹤並瞭解蚊子的秘密,並試圖破解。

DEET03
(圖片來源: James Logan)

這項研究雖不是最終的結果,但似乎告訴我們一般人,在使用含DEET的防蚊液時,如果你是在同一個地方駐留(例如露營)而不是一直在移動,防蚊液的效果最高只持續3小時,如果你一直移動(例如爬山)就不受3小時影響,而要看防蚊液中DEET的濃度而定。

基改蚊子愛天竺鼠勝過人類

來到基因工程的領域,不久之前霍華休斯醫學中心研究員計畫()成員的美國洛克斐勒大學Leslie Vosshall成功地改變蚊子對氣味的反應,包括對人類的味道與對DEET的反應。這項研究讓我們對蟲子為什麼那麼愛人類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同時將來也有機會阻斷其中的機制,減少人類一些傳染疾病發生。這項研究刊載於5月29日出版的《自然》雜誌。

2007 年科學家完成了埃及斑蚊的基因組定序。之後,Vosshall從基因工程的角度開始研究蚊子。Vosshall從之前的研究中知道orco這個基因會影響 蒼蠅的嗅覺受體,因此這次她在埃及班蚊的胚胎裡對orco基因動了手腳。首先這些蚊子的嗅覺受體與神經系統之間的活動比一般蚊子要少,接著把人體與天竺鼠放在蚊子面前,一般蚊子會十分老練地找上人類,但這些基改蚊子對人類興趣缺缺,反而對天竺鼠感到更多興趣,即使在給予二氧化碳這個一般認為有助於蚊子辨認 人類氣味的環境中也是如此。雖然只透過修改一個基因,就可以改變蚊子尋找獵物的行為,但這項研究還無法說明造成蚊子無法分辨人類的好與天竺鼠的不好的原因。

研究團隊接著以DEET為目標實驗,他們將濃度10%的DEET噴在人手臂上,另一隻沒有噴DEET的手臂當控制組。基改蚊子把兩隻手臂當成獵物的機率差不多,但停留在有DEET手臂的蚊子,會很快就飛走。Vosshall認為,這說明了蚊子對於偵測DEET的存在是有兩套不同的系統, 一套是在空中使用,一套是在著陸後才啟動。這種雙重機制是第一次透過實驗展示出來。

這個團隊接下來將進一步研究orco的詳細機制,如果能找出orco這個讓蚊子瘋狂愛上人類的基因如何運作,正如Vosshall所說,下一個世代的「防蚊液」說不定就呼之欲出了。

DEET02
(圖片來源: EWG)

結論

1.穿長袖長褲襪子等以阻絕蚊子叮咬的機會是上策,尤其對嬰兒來說,出門用的娃娃車有蚊帳等可以阻隔昆蟲的設備是最簡單也最好用的。

2.如果仍有皮膚露出來,噴含DEET防蚊液仍是目前最好的選擇,但一次不能噴太多,避免噴到口鼻眼睛與傷口,尤其避免小孩誤食,嬰兒2-6個月以下不要使用。可以噴在露出皮膚附近的衣物上,如果一定要噴在皮膚上,之後應用水清洗。

3.DEET的濃度代表效用的長短,而不是多有效。但如果是露營等駐留在同一個地區沒有移動的話,DEET對同一群蚊子的效用大約3小時。

 

註釋
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HHMI。是的,就是李奧納多皮卡丘在《神鬼玩家》(The Aviator)中扮演的美國億萬富豪霍華休斯所創建的醫學中心,1953年成立之後,直到2005年底為止,一直是美國規模最大的私人贊助生物與醫學研究機構,僅次於比爾與梅琳達蓋茲基金會──是的,就是微軟的那個比爾蓋茲,梅琳達是他夫人。

至於HHMI研究員計畫是 一種透過甄選尋找值得贊助的科學家,他們可以一面待在原來的單位裡進行研究,一面又可以接受HHMI的贊助,更特別的是HHMI並不是考量這些科學家的研 究計畫的可行性或研究價值之類的指標,而是考量科學家本人的創造力、執行力等人格特質與潛力,並且鼓勵科學家放膽做研究,不要怕失敗,就算中途改變研究計畫也沒有關係,很有霍華休斯本人的個性特質,也很類似美國官方的「國防高等研究計畫署」(DARPA)針對研究計畫的大膽精神。對比台灣前陣子教授為了幾張發票鬧得滿城風雨,怎不見台灣企業家有霍華休斯或比爾蓋茲這樣的豪氣?回到本文

延伸閱讀

相關資料

 

呂維振

呂維振

主編 at 早安健康
媒體工作者,關注醫藥研發、尖端科技與數位娛樂。
呂維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