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 03 月 08 日

1978年年底之前美國每一家醫院都有自己的一套診斷標準,人類當時所知有限,糖尿病診斷標準的在期刊熱烈討論,因為幾個流行病學顯現飯前140 mg/dl,與飯後200 mg/dl似乎是一個較清楚的切點,雖然105 mg/dl以上都一樣比正常人心臟血管病上升倍增,以糖尿病視網脈的併發症當一個特異的指標,卻在140 mg/dl以上才明顯,於是切在140 mg/dl,但是有否糖尿病對個人而言,是保險等權益的損失,不輕易標籤化未病者,今天2010年美國糖尿病的新指標就是這樣的精神貫徹下來,未懷孕成人,以75克口服葡萄糖耐受性試驗(Oral Glucose Tolerance Test,OGTT)檢查,第2小時血漿糖濃度≧200mg/dl,則確定有糖尿病,第2小時血漿糖濃度< 140mg/dl,稱為正常。若介於140至199mg/dl之間,則稱葡萄糖耐受性不良 (IGT)。 

1997年美國糖尿病學會專家委員會發布糖尿病診斷,增加空腹血漿糖≧126mg/dl,空腹血漿糖檢查被列為優先的診斷試驗,因為便宜快速,也可確定診斷糖尿病。從140 mg/dl降到126mg/dl,當年目的也是避免再抽五次的75克口服葡萄糖耐受性試驗,對臨床病人診斷或流行病學研究都有很大助益,簡單的定義減少因流程兩次而流失個案。而且若隨機血漿糖濃度≧200mg/dl且同時併有糖尿病相關症狀,可確定診斷糖尿病。

 

2004年又提出”前糖尿病( prediabetes)”觀念,凡是血糖介於正常與糖尿病之間,又分別為空腹血糖偏高(IFG),及葡萄糖耐受性不良( IGT ),都是將來發生糖尿病及心臟病的危險因子,所以專家群有點未雨綢繆,但是2010年又撤回,似乎反省到反應過度,使用了糖尿病這字,今年改為『將來有較高風險得糖尿病』(increased risk for future diabetes)。prediabetes這個名稱引起很多的討論與誤解,個人在台北市召集的糖尿病防治手冊上,譯成『血糖偏高』,因為它是一群未知的症候群,而且是灰色地帶,譯成『前期糖尿病』就等於把輕病,貼上終身的帽子,外行民眾以及法學專家與保險公司,都繪加以標籤化,以美國而言就會損害5000萬人的利益。拉丁文pre是之前,diabetes是糖尿病,讀者很容易了解為何我不用『前期糖尿病』,因為原文指的是紅燈(糖尿病)之前。正常仍定義為:正常血糖值定義為空腹血漿糖濃度 ( fasting plasma glucose, FPG) 70 – 100mg/dl。 

過去糖化紅素A1C因受血球及系統疾病等影響,不能當作診斷工具,但是由於全球糖尿病的流行率上升,使得接近糖尿的病人越來越多,空腹血漿糖抽了一次,得到黃燈的機會很大,還要再抽五次的75克口服葡萄糖耐受性試驗(Oral Glucose Tolerance Test,OGTT),勞民傷財。所以2010年已經修改為第一診斷工具是A1C,對臨床病人診斷或流行病學研究都有很大助益,簡單的定義減少因流程兩次而流失個案。

新陳代謝科主任洪建德

新陳代謝科主任洪建德

高雄醫學院醫學系醫學士,
德國邁茵茲約翰固騰堡大學醫學博士,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衛生財務及管理碩士,
現任尹書田醫療財團法人書田泌尿科眼科診所新陳代謝科主任,
前台北榮總醫院內科部專科醫師,
前台北市立陽明醫院新陳代謝科主任,
前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新陳代謝科主任,
前台北市立聯合醫師老年醫學中心召集人,
國立陽明醫學院內科學兼任副教授,
內科、內分泌及新陳代謝、老年醫學、肥胖醫學專科醫師,
個人網站個人部落格
新陳代謝科主任洪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