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性紅斑狼瘡(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簡稱SLE),是一種可能侵犯多系統、多器官的慢性發炎性疾病。“Lupus”是拉丁文「狼」的意思,因為SLE患者長的紅斑像被狼咬過的傷口,“Erythematosu”是形容SLE典型症狀:鼻樑及兩側有對稱的紅斑,狀似蝴蝶。

SLE和其他自體免疫疾病一樣,可能影響各種器官,包括心臟、關節、皮膚、肺、血管、肝、腎臟、以及神經系統。並且由於SLE的自然病程表現多為病情的加重與緩解交替,通常無法預知何時發病,更增加SLE控制與治療的困難度。因此,如何「長期穩定控制SLE的病症」,一直是風濕免疫科最具挑戰性的議題。

全身性紅斑狼瘡的致病機轉

SLE的致病機轉,一般可分為幾個層次:首先,遺傳、性別和外部環境因素影響個體的免疫反應,使個體成為 SLE 易感體質;當持續異常的抗原表達時,免疫細胞的活化會產生各種的自體抗體;當自體抗體與自身抗原作用,會形成免疫複合物;當自體抗體以及免疫複合物攻擊組織,會引發補體活化與致炎反應,此時會出現臨床各器官發炎之狀況,如關節炎、腎炎、神經病變、血球低下、皮膚變化等;若慢性炎症與氧化破壞持續進行數月或數年,會出現腎、肺瘢痕組織、血栓形成等等不可逆之變化。

SLE 是多基因遺傳。此外,SLE 自身抗體表達具有家族群聚性。這些都表示遺傳對 SLE 先天易感體質佔有重要部分。
性別對於 SLE 易感性很重要。SLE 大多發生在女性,尤其是生育年齡。研究證實,女性荷爾蒙是免疫細胞產生自體反應的重要因素。環境因素對於 SLE 的發病具有決定性的因素。紫外線的暴露會使個體體內 DNA 受損,使變性的 DNA 分子更具免疫抗原性,引發免疫活性。某些感染(尤其是 EB 病毒),會誘發對自身抗原交叉反應的抗體,因而造成廣泛的抗體攻擊自身組織。其他可能誘發 SLE 的環境因素尚包括藥物、壓力等等。

全身性紅斑狼瘡的臨床表現

SLE 常見的最初症狀有:疲倦、微燒、失去食慾、肌肉酸痛、關節發炎、面部出現顴骨皮疹、口或鼻部潰瘍、瘀青(紫斑)、肝脾腫大、貧血、白血球過少、血小板過少、下肢水腫、蛋白尿、癲癇、精神或神經病變、漿膜發炎(胸膜炎、心包膜炎),以及手指遇冷會發白、發紫、發麻或疼痛(即雷諾氏現象)。

雖然 SLE 是全身性的慢性發炎疾病,許多患者在發病初期各器官的受損程度不一,輕微的 SLE 常不易診斷,若有疑似多重系統的症狀,宜盡早就診風濕免疫科檢查。

SLE 可造成溶血性貧血、免疫性血小板低下或白血球數目低下,可造成的臨床表現包括貧血造成的臉色蒼白、疲倦,血小板下降造成的內臟出血或體表瘀青,或因白血球下降而造成感染機會增加。SLE 造成的腎炎會使腎臟過濾系統受損,造成蛋白尿導致水腫;長期腎臟發炎會造成腎功能衰退。補體指數 C3、C4 通常偏低,並且 C3、C4 下降的幅度越大,代表 SLE 疾病活性越高。

SLE 患者可發現非常多樣的自體抗體。抗核抗體(ANA)通常是陽性;SLE 較具專一性自體抗體包括抗 dsDNA 抗體、抗 Sm 抗體等等。與乾躁症相關的抗 Ro/SS-A 抗體、抗 La/SS-B 抗體,或與血栓相關的抗磷脂抗體,也是 SLE 常見的自體抗體。

全身性紅斑狼瘡的分類準則

診斷 SLE 的依據是根據美國風濕病學會 1982 年修正的 11 項分類準則中的 4 項以上。

(1)兩頰紅斑。
(2)圓盤狀狼瘡紅斑。
(3)皮膚對光敏感。
(4)口腔潰瘍。
(5)關節炎。
(6)漿膜炎:肋膜炎、腹膜炎、心包膜炎。
(7)腎臟病變。
(8)神經病變。
(9)血液病變:溶血性貧血、白血球減少、血小板減少。
(10)抗核抗體陽性。
(11)免疫學變化:抗 DNA 抗體,抗 Sm 抗體或抗磷脂抗體陽性。

 

全身性紅斑狼瘡的藥物治療

SLE 在不同病人的嚴重程度有很大差異,輕中度的症狀(如關節炎、口腔潰瘍、掉頭髮、皮膚紅斑)或是嚴重侵犯多種重要器官(如心、肺、腎、腦、血液、神經等)的藥物選擇及使用劑量都不同。目前藥物治療可選用的包括:

(1)類固醇:是治療SLE最重要的藥物,具有全面性抑制過度活化免疫系統的特性。當SLE侵犯重要器官時,可使用大劑量類固醇的脈衝療法,而得到較好的效果。病情較嚴重、類固醇治療效果不理想或有明顯副作用時,也可同時配合細胞毒藥物合併治療。

(2)非類固醇抗發炎止痛劑(NSAID):常使用於輕微症狀(如關節炎),可輔助骨骼關節症狀的改善。

(3)抗瘧疾藥物:是控制 SLE 最重要的免疫調節藥物之一;具有多種調節免疫過度活化、致炎物質與促血栓抗體改善的效果。
(4)免疫抑制藥物:常用的包括移護寧(Azathioprine)、環孢靈素(Cyclo-sporine)、山喜多(Mycophenolate, MMF)等等。

(5)生物製劑:美國聯邦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於 2011 年核准名為 Ben-lysta(學名belimumab)生物製劑上市,是近 50 年來,繼類固醇之後,取得治療全身性紅斑狼瘡適應症的新藥。Belimumab 是一種單株抗體,可使製造自體抗體的 B 細胞凋亡,減緩免疫系統對於自體組織的攻擊,為SLE開啟新的治療方向。

 

全身性紅斑狼瘡的非藥物治療

除藥物治療之外,SLE 的平日照護也是很重要的,包括:

(1)避免陽光曝曬,出門可撐傘、戴遮陽帽或著長袖衣褲等。

(2)勿試偏方或來路不明草藥,以免造成免疫系統不穩定。

(3)預防感染,尤其是因感染造成的 SLE 復發徵兆,如發燒、關節肌肉疼痛、疲倦無力或其他不正常症狀,宜儘速就醫。

(4)對於已診斷SLE的病患,必須按時服用藥物,勿自行增減劑量,並且定期門診追蹤,隨時與醫師討論病情。

 

結  語

過去 50 年來,SLE 患者的存活有著顯著的進步。1955 年代,SLE 患者的 5 年存活率只有 50%;而到了 1990 年代,10 年存活率就高達 90%,20 年存活率也有 70%。這是由於診斷免疫學的進步與治療藥物的不斷進步,使得大多數 SLE 病病患都能過著正常的生活。

由於SLE的自然病程表現多為病情的加重與緩解交替,通常無法預知何時發病,唯有平時按時服用藥物,定期門診追蹤,隨時與醫師討論病情,才能降低不正常的免疫活性發作頻率,進而長期且穩定地控制疾病。

(封面圖片來源:Helga Weber via photopin cc

免疫風濕科主治醫師許秉寧

免疫風濕科主治醫師許秉寧

台大醫院內科免疫風濕科主治醫師,
台大醫學院免疫所副教授,
學歷:
台大醫學系,
美國塔夫茨(Tufts University) 免疫學博士
免疫風濕科主治醫師許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