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在門診的病患常主訴長期全身廣泛對稱性疼痛點,這些痛點常常會轉移, 而且疼痛的類型又多樣化,可能是深層的痠痛、僵硬、燒灼感、抽痛、甚至麻痛等等。 這類病人常常也會伴隨併發疲倦、睡眠障礙及記憶變差等情形。

看了許多科進行一連串檢查,卻又查不出原因,最後輾轉到了風濕科,才發現是容易忽視卻又惱人的慢性疼痛症候群—纖維肌痛症。

纖維肌痛症是一種慢性且惱人的疾病,疾病的範疇不但涵蓋身體的疼痛症狀,也涵蓋精神神經系統方面的異常。因此除了要有詳細的診斷與關注之外,需要長期配合醫師的處方合併調整生活作息。

 

什麼是纖維肌痛症

纖維肌痛症(Fibromyalgia),代表了慢性疼痛、疲勞以及其他綜合性症狀的匯合。

纖維肌痛症的描述和診斷經歷了多次歷史在概念上的變更。主要是因為造成纖維肌痛的機轉仍不是很明確;有某些學者認為這是一種疾病,也有某些學者認為這只是症狀的綜合表現。

目前美國風濕病學院(American College of Rheumatology)在西元 2010 年,依照臨床的診斷和治療的結果,將纖維肌痛症的分類診斷涵蓋兩大部分,一個部分是使用廣泛性疼痛指標 (wide-spread pain index, WPI) 來確立慢性全身性疼痛,另一個部分是症狀嚴重程度量表(symptom severity scale, SS scale),用來描述認知功能、睡眠障礙、疲累以及一般身體症狀數目,以2項分數分別所占比重,來定義纖維肌痛症。

纖維肌痛症總盛行率約 2~4% ,女性發病率約是男性的 9 倍,發病年齡平均在 30~50 歲,並且隨年齡增長有逐漸增加的趨勢。

 

纖維肌痛症的致病機轉

雖然目前有很多關於纖維肌痛症的致病機轉假說,但確切的病因學及病理生理學機制,仍不是很清楚。目前認為纖維肌痛症涵蓋多種病理機制,主要是因疼痛轉導機制發生問題,造成中樞神經致敏感化,造成對疼痛的耐受性降低,對一般觸壓冷熱的感覺,也會異常敏感。

此外,家族遺傳因素、社會心理因素、原發性的神經內分泌表現異常,以及對疼痛抑制機制的下降,都是造成此疾病的可能致病因素。

 

纖維肌痛症的臨床表徵

纖維肌痛症以長期嚴重疼痛、睡眠障礙以及慢性疲勞為主要特徵。這些主要特定表徵(疼痛、疲勞、睡眠障礙、認知功能障礙),也會同時伴隨多種非特定性的體徵(頭痛、腹痛、手腳麻木、耳鳴、噁心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纖維肌痛症也常見於其他自體免疫疾病患者,尤其是類風溼性關節炎、骨關節炎或紅斑性狼瘡。這些自體免疫患者伴隨纖維肌痛症的機會可以高達 20%。

纖維肌痛症與其他疼痛症的區別是:非關節部位的疼痛,而且這種疼痛會持續發生,即使後來疼痛的客觀評估有進步,但病患仍會有異常疲勞與心理抑鬱之症狀。因此,纖維肌痛症的症狀不單非常惱人,同時也非常難處理。

 

纖維肌痛症的治療

纖維肌痛症是一種慢性的疾病,罹患此疾病之病患須長期配合醫師的處方與治療計畫,才能有機會的控制此疾病。依照治療的機轉,可以分作非藥物治療策略,以及藥物治療策略。

在非藥物治療方面,包括:

(一)有氧運動:有氧運動可調節心血管功能、緩解疼痛、以及其他纖維肌痛的症狀。

(二)認知行為治療:認知行為治療是一種目的明確的短期精神治療;療效依治療個體的不同,效果差異較大。

(三)其他非藥物治療:針灸、生物負回饋法以及熱裕法;目前尚無嚴謹的研究來證實其療效。

在藥物治療方面,醫師可選用的藥物包括:

(一)止痛藥與非類固醇消炎藥:可緩解部分的疼痛感,但若僅單用一種止痛或消炎之藥物,通常療效不佳,必須要搭配其他機轉控制疼痛的藥物。

(二)精神作用藥物:這類藥物可針對慢性神經性傳導的異常調節;目前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通過可作為纖維肌痛症治療的神經作用藥物包括 pregabalin(Lyrica)、duloxetine(Cymbalta)以及 milnacipran(Savella)。

 

結  語

纖維肌痛症是一種慢性且惱人的疾病,疾病的範疇不但涵蓋身體的疼痛症狀,也涵蓋精神神經系統方面的異常。若出現上述可能是纖維肌痛症相關之症狀,宜及早就醫與醫師討論,並配合醫師的治療與計畫。長期配合醫師的處方及生活作息的調整可使疾病的活性控制在最穩定的狀態。   

(封面圖片來源:zuruimei via photopin

免疫風濕科主治醫師許秉寧

免疫風濕科主治醫師許秉寧

台大醫院內科免疫風濕科主治醫師,
台大醫學院免疫所副教授,
學歷:
台大醫學系,
美國塔夫茨(Tufts University) 免疫學博士
免疫風濕科主治醫師許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