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從荷蘭人 1624 年以該國西北一省省名建造熱蘭遮堡(Fort Zeelandia)開始,成為台灣島政治與經濟重要的據點,這樣的情勢持續很久。

鄭氏降清後,清廷首先於 1685 年開放安平與廈門之間的通商;鴉片戰爭戰敗,清廷又於 1842 年與洋鬼子簽訂南京條約,南京條約中的五口通商並未提及台灣;稍後於 1858 年簽訂的天津條約,才提到開放安平對外通商;再後來,1860 年北京條約列入滬尾;1863 年,又追列打狗與鷄籠,這就是當年台灣安平、滬尾、打狗、鷄籠對外開放貿易的開端。

從此,台灣本島這四大港口的附近,舟楫繁忙,洋行林立。位於安平有五大洋行(Merchant House),包括英商德記(Tait & Co.)、和記(Boyd & Co.)、怡記(Bain & Co.)、德商東興(Julius Mannich)及美商唻記(Wright & Co.),讀者不妨試著想像 1867 年到 1893 年這 25~30 年間的安平港,應該是一個很有趣的景象。

►怡記洋行後方的水域應該是鹽水溪或其支流(白明奇翻攝自安平風景區看板)。

咖啡是好是壞,必須智慧選擇

對於存在人類世界幾個世紀、亙古的食物,如米、麥、玉米、馬鈴薯,及成為主食之外的酒、茶、菸草、咖啡等,都來自植物,必然有其持續存在的價值,我們應當發覺其有益健康的特殊成份,而非一味地抵制,只因為此等食物有可能成癮。

酒、咖啡、甚至是含咖啡因的茶,讓許多人聞之色變,殊不知食物與疾病之間存在許多個別差異。必須承認的是,公共衛生與國家健康政策自有其觀點與目標,但是這些存在幾個世紀的食物還是有其吸引人處,流行病學的研究讓許多原本適度喝酒、抽菸毫無壞處的人損失了享受人生的機會,讀者必須用智慧去抉擇。

其中,如果擔心喝咖啡對慢性病發生有不好的影響,不妨參考 2012 年初一個德國的研究團隊發表的成果。這個由 Floegel A 所領導的研究團隊觀察了 42,659 位居民長達 8.9 年,這群人之中在這段期間一共發生了 1,432 例糖尿病,394 例心肌梗塞,310 例腦中風,1,801 例癌症,每天喝四杯 150cc 的咖啡的人與只喝一杯或不喝的人相較,並沒有增加上述重要疾病的風險,甚至喝咖啡這組人較少發生糖尿病,這是一個難得的研究,也回答了若干人的疑慮。

現在,一般人已不再認為喝咖啡不利於心臟,一項長達 22 年的哈佛大學公衛學院的研究發現,好壞相抵,咖啡還是利多於弊。例如每天喝六杯咖啡以上的人,得到攝護腺癌的發生率下降 20%,另外多個研究也得到喝咖啡可以減少罹患阿茲海默氏症、巴金森氏症、心臟病、糖尿病、肝硬化及痛風的機會;一個發表於 2009 年的長期追縱研究也顯示,中年的時候每天喝 3~5 杯咖啡或茶,可以降低得到阿茲海默氏症的機會,但是要小心胃酸逆流的相關疾病。

據說,咖啡首先在衣索比亞被發現,這種植物具有神奇的效果,讓動物興奮有活力,但是可信的記載,人類開始栽種咖啡樹、並喝它應該是在 15 世紀中葉以後的事,有人說第一家咖啡店開在敘利亞的大馬士革,也有人是位於南阿拉伯的葉門的 Sufi 神廟。咖啡,開始從回教世界傳到印度、義大利、然後歐洲,接著印尼,最後才是美洲。其中的印尼,應該與荷屬東印度公司(Verenigde Oostindishe Compa-gnie, VOC) 不無關連。在 17 世紀的時候,遠東總部位於巴達維亞(Batavia)的荷屬東印度公司,其管轄權的行使已經到達美麗島(Formosa)的熱蘭遮堡,這樣說來,努力找尋畫作或攝影,說不定能發現當年的安平港附近有咖啡廳。

(圖片來源:Kumaravel via photopin cc

阿茲海默咖啡,改善失智症狀

記得多年以前就有人推廣阿茲海默咖啡,很巧,這個概念可能也是來自荷蘭。阿茲海默咖啡目地也是透過咖啡廳的交誼型式,或聯誼、或互相支持,營造一個安全互信的社交場合,當然,在這個時候,咖啡本身已經不是主角了。

門診之際,我開始建議家屬讓失智症病人在中午之前喝杯咖啡,一方面,在時間上不太會影響夜間的睡眠,二方面,也能幫助白天精神變好,整天較有活力,如果能配合外出走走、曬曬陽光,消耗了能量,晚上睡眠也會更安穩,這是調整失智症病人經常發生的醒睡週期混亂的方法之一。但是,病人家屬總是擔心加糖、加奶精的問題,也擔心睡不著、心悸、胃痛等不良反應。因此,讀者不必急著買咖啡機,先喝一段時間,心不悸、食道沒有灼熱再說,值得一試。

 

咖啡也有安慰劑效應

緊接著捐書活動,三月初,又與成大醫院失智症中心同仁來到台南市新化區宣導失智症的正確知識,會後與新化教會張立夫牧師聊天,這才得知清洋簽訂的諸條約中,除了五口通商之外,也同時允許西洋傳教士暢行無阻地宣教,這讓當年散居台南山區的西拉雅居民,彷彿喚回兩百多年以前、荷據時期的新教信仰記憶。這也解釋了成立於 1870 年的左鎮教會,現今的會眾高達兩百五十人的原因。

我相當喜愛左鎮教會,從左鎮教會後面的高丘遠眺河谷山坡地,是我腦中經常浮現的景像。席間,我還提到看似遠離科學的安慰劑效應(placebo effect),越高期望的安慰劑效應越明顯,也較容易成功,從新化長老教會的張立夫牧師的日常經驗,也得到印證。這也讓我想到牧師與醫師都是在撫慰人們受傷的身心,但是醫師要提出治療的方法,也許是藥物、也許是開刀,其中藥物的選擇、投與、觀察各種反應、停止用藥、療程結束,都有理可尋,醫師是要提出科學證據的。

咖啡因或者咖啡豆中其他成份的藥理作用,或有助於神經退化疾患,但是,喝咖啡時的心情,正向的快樂思考,可能也有安慰劑效應,期待越高,成功率越高。

清廷在 1885 年宣布台灣建省,政治中心逐漸北移,台南從此沒落,想不到一百多年之間的今天,居然有台北人連安平在哪裡都搞不清楚。

延伸閱讀:

喝了再上!咖啡提升運動成效的五個祕密

市售咖啡產品均符合衛生標準,可以安心飲用

行為神經科主任白明奇

行為神經科主任白明奇

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神經學科教授、老年所合聘教授、行醫所兼任教授,
成大附設醫院失智症中心召集人,
成大附設醫院神經部主治醫師、行為神經科主任,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士、國立中正大學心理學博士
行為神經科主任白明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