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齣描寫 FBI 聯邦調查局辦案的影集”Perception”(台譯罪案第六感、靈感探案等),一位本身有思覺失調症(精神分裂症)卻在大學教精神醫學的教授,在影集中是 FBI 破案的重要顧問。「一位在大學教精神學科的精神病患屢破跟精神疾病有關的案件」,這種景像對一般民眾來說恐怕是無法想像的,但這種情形真的存在,真人案例今(2)日現身台灣,告訴我們思覺失調症的精神康復者不但能融入一般生活,甚至也可以教書、行醫。

思覺失調症真的可以行醫、教書

影集「罪案第六感」以一位神經精神病學教授 Daniel Pierce 為主體,協助 FBI 芝加哥分部辦案,所辦的案件雖然包羅萬象,但都可以跟腦部疾病產生關係,例如事後記憶障礙、臉孔辨識障礙、閱讀障礙、動脈瘤、硬腦膜下血腫、思覺失調症。特別的地方在於,Pierce 這位教授本身就罹患了思覺失調症。於是觀眾勢必產生一些疑問:一個研究精神病的精神病患,這行得通嗎?一所學校會聘用一位患有精神病的人來教書嗎?FBI 竟然會找一個精神病患來協助辦案?

Perception 思覺失調症
▲影集中的主角(背對者)正在跟他的幻覺對象「聖女貞德」交談,以獲得破案靈感。(圖片來源:TNT)

戲劇的內容當然不一定都是真的,但是從這齣影集中,可以看到罹患思覺失調症的患者,在經過妥善的醫療與照顧後,是可以重新融入社會,甚至可以擔任教職或協助辦案這些一般人無法將之與「精神病患」劃上等號的工作。

患病40年照樣能當醫師與總統顧問

影集在這方面並沒有誇張處理。在一場為精神分裂症正名為「思覺失調症」的記者會中,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博士、曾任哈佛大學精神科醫師、總統精神衛生委員會委員的丹尼爾費雪(Daniel B. Fisher)博士現身為台灣病友與醫界加油打氣,而事實上他在就讀醫學院的 40 多年前,就已經因為思覺失調症多次住院。

思覺失調症 daniel fisher
▲丹尼爾費雪博士在念醫學院前就曾因精神分裂症發病,但他現在不但是博士、醫師,還曾任美國前總統布希的顧問。

費雪雖然表示並沒有看過影集,但也表示自己這些年來不免有時仍會有一些幻覺產生,但重要的是,對自己與疾病都有了正確認識,加上妥善治療,那些冒出來的幻覺對他已經沒有任何影響了。

回想起一路走來的過程,他想起最初自己害怕與人相處,成天把自己關在研究室裡,又缺乏對人生的積極想法,而是許許多多否定的意念充斥著。於是他決定克服這種害怕與人相處的恐懼,積極走出去,同時還要對人生說”YES”,營造一個不同的人生,將自己所學與經驗貢獻給其他病友與家屬。他現在是美國「國家充權中心」(National Empowerment)主任,全力推動精神康復者走出自己框出來的小圈圈,迎向社會與人群。

「希望」與人際互動是康復關鍵

對於經過妥善治療的思覺失調症「精神康復者」,自己有自知是很重要的。費雪以自己為例指出,如果產生疑似幻覺,他就拿這些接收到的資訊做判斷。某次他突然覺得 FBI 正在跟蹤他,但他隨即想到,他並沒有重要到讓 FBI 會去在他身上放人力資源追蹤,於是妄想的情境就不存在了。另外的情形是,有時看電視,會覺得正在播的節目好像是在講他,他表示這是因思覺失調症讓人覺得渺小,所以產生一種「世界繞著他轉」的反應,這時候他會與旁人交談討論他的想法,透過互動的方式釐清自己的想法。

思覺失調症
▲思覺失調者與親友及醫師間的人際互動連結,是治療的關鍵因素。「思覺失調症歷年創作聯展」

他表示,對思覺失調症患者來說,「希望」是至關重要的元素,與醫師及親友的人際關係連結是非常重要的關鍵,像他自己剛開始當醫師時,其實非常緊張,他的妻子就陪著去上班,他也問妻子為何沒有離他而去,妻子回答「我根本不認為你有病」。現在,他的兩個女兒也都已長大成人,一個在舊金山當藝術家,一個在巴西從事足球事業。

不論從工作與家庭生活來看,費雪其實與一般人沒有兩樣,他的思覺失調症病史並沒有讓他成為社會的負擔,對他人造成威脅,相反地,他為精神康復者持續面對社會而努力。誰說電視節目都是假的?真人案例就在我們眼前。

(封面圖片來源:TNT)

延伸閱讀

 

 

呂維振

呂維振

主編 at 早安健康
媒體工作者,關注醫藥研發、尖端科技與數位娛樂。
呂維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