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提到「三折肱為良醫」,記得高中時上國文課,在一篇好像稱為<三九論>的文中讀到「三折肱為良醫」這句話。那文主要講三、九兩字之義是「多」。記憶良深,因為有位同學問「為什麼稱九牛二虎,不是三虎之力」。

懂得醫治斷臂的方法。後比喻對某事閱歷多,富有經驗,自能造詣精深」,強調「多、富」,就是<三九論>的說法。
跟「三折肱為良醫」有同樣意義的另一句話是「久病成良醫」也一樣,這句話強調「久」這個字。網上的辭典說:「常用以比喻多次受挫折而認識到事物的某些規律,學會解決問題的某些方法」。

這 2 句成語的「良醫」,在上面2辭典中已喪失「醫」之義,反而變成用來比喻「多、富、久」的成語。現在社會當然不可能如此就成為「良」「醫師」,骨折在目前現代國家,絕大部分醫師已不診治,由很少數的骨科醫師處理。醫師自己若有過骨折,不要說3次,只要1次,我相信他/她較會成為良醫,不是指診治骨折,而是較瞭解病人的良醫。

其實這 2 句成語的「良醫」的含義,仍可當醫師的參考。當「三折肱」的病人,跟醫師提到他/她們的以前的久病經驗,不管是好是壞、是對或錯的看法,醫師們不應忽略,應傾聽他/她們久病後的「良醫」觀點。病家的「良醫」中的「醫」是指病家從久病的經驗中體驗出來的良「診治法」。

最近探討「偏方」的問題,對「安慰劑效應」找到更多資訊,更瞭解安慰劑效應是強而有力的診治術。有些研究發現,安慰劑效應對一些症狀的效果奇佳。一般而言,要對那診治術相信才有效果。若沒有更好的診治術,或診治術沒害處時,不必去否定安慰劑效應,尊重病人的經驗。

有安慰劑效應就有相反的「安慰劑反效應」,心理上可說有偏見,怕某些診治法會引起嚴重的副作用或毒性。一些研究就發現,同時用安慰劑來診治做對照比較,若病家不知道哪種是他/她們懼怕的診治術,安慰劑的副作用一樣多,所以我稱為「安慰劑反效應」。

病家若提出他/她們的「三折肱」的經驗,對某種診治術懼怕時,醫師要尊重及小心,要有同理心去瞭解。簡單的像各種的疫苗或一些藥品,病人若有恐懼心,較沒有效果外,也較多副作用。

 

久病的醫師,有另層「良醫」的意義。

其實所有的醫務人員,若自己或家人有過稍嚴重的疾病或痛苦,不必「久」病,類似上面提到的骨折,較會成為好的醫療工作人員,因為較會體諒病家。

醫師自己生病會更深一層瞭解病人,較容易教導病人如何跟疾病相處,這種瞭解很有價值,常會應用到行醫上。看過一書,一有心臟病的醫師說:「患病醫生是最可憐的病人,然而是最好的醫生」。

不過大部分的醫務工作人員,在他們最活躍的執業期間,相當健康又很少疾病,「三折肱為良醫」或許不太適用,但可從另一角度來探討這句話的意義。

行醫越久,年歲越大,自己及家人或陪長輩、親人、朋友就醫的機會增多。幾次好朋友的家屬因無醫界的背景,請我陪同聽醫師跟家屬的討論,希望我給他們一些忠告。聽多了看多了,尤其年紀大了,還有更多探訪生病的親友。越多從病人及家屬的角度,來看醫療問題。

上面所說的「越多從病家角度來看醫療的診治」,就是「多、富、久」」之義。越多這類從病家角度的「豐富」經驗,就有點類似「三」折肱或「久」病,就會越去思考而越有所獲。對診治、對醫病關係、甚至對醫學教育更有些不同的看法。

這裡討論的雖是美國經驗,臺灣跟美國的醫療環境、生態及醫病關係等,雖然相當不同,不過這裡討論病家從久病體驗的經驗,從病家角色來看,基本上一樣,不論美國或臺灣相當類似。

醫病關係的問題很多,當然有很多理由,醫師仍該是要負很大責任的「責任者」之一。對健康照顧,最近幾十年改變很多,尤其是各種制度上漸以一般市場商業性態度來看待。醫療人員應多考量上述討論,多從病家的角度來看問題。

上面提到的觀點,年紀越大越能體驗其深義,雖有「馬後炮」之嫌,多聽病家言是我,也許是不少醫師,越老後學到改善醫病關係的良策。

「三折肱為良醫」之含義有好幾層,上面談到醫師自己有病的經驗外,陪長輩、親人、朋友就醫及探訪生病的親友越多,越瞭解從病人家屬的角度,站在病家的立場來看醫療問題也是一層。

另一方面,越老學到越多的是學到對病家的看法要多聽多尊重。就是毫無科學或醫學原理的診治術,無論是安慰劑效應或上述所談的「安慰劑反效應」,都是相當強而有力的效應。醫師應多去尊重病家這「三折肱」的「良醫」法,對醫師對病家都有好處。

上面的雜談,就是標題所說的「三折肱為良醫」的一些另類觀念。

 

圖片來源: Alex E. Proimos via photopin cc

小兒科名譽教授朱真一

小兒科名譽教授朱真一

聖路易大學小兒科名譽教授,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科畢業,
柏克萊加州大學營養學哲學博士、小兒科及小兒血液及癌瘤學訓練
小兒科名譽教授朱真一

Latest posts by 小兒科名譽教授朱真一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