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02 月 05 日 , ,

毒癮的問題就像深深刺進手指,拔不出來的竹屑,為好萊塢乃至整個世界,傳來陣陣刺痛。

奧斯卡影帝菲利浦西摩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在華人新年期間猝逝,享年 46 歲,死時左手臂還插著吸毒用的針頭,警方搜尋他住所時,發現藏有 50 包海洛因與 20 支已用過的針筒;2013 年 7 月,《歡樂合唱團Glee》男星柯瑞蒙特斯(Corey Monteith),也疑似因過量使用藥物與酒精,在溫哥華的酒店房間暴斃身亡,年僅 31 歲。藥物毒品濫用致死的演藝圈新聞接踵而來,暗示了整個世界已逐漸被毒品所攻陷,讓身處這世代的人,不得不正視毒癮的嚴重性。

 

急遽攀升的藥物濫用人口

無論在全球最繁華的都市,或是最窮困的鄉村,毒癮問題正以怵目驚心的數字急速攀升,攤在原以為不存在生活周遭的你我面前。根據衛生福利部最近一次「國民健康訪問暨藥物濫用調查」結果發現,國內 12~64 歲民眾,非法濫用藥物比率竟超過 1 個百分點,推估台灣用「毒」人口超過 20 萬!表示每 120 人中,就至少存在一個吸毒人口。

美國的吸毒問題又更嚴峻。濫用藥物和心理健康服務管理(SAMHSA)調查發現,海洛因使用人口急遽增加,從 2007 年 373,000 人到 2012 年 669,000人;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報告指出,藥物濫用導致死亡的人數,到 2010 年已是第 11 年持續上升,處方藥是主要的罪魁禍首,有 60%的死亡數要算在他頭上,其中涉及鴉片類藥物的使用佔 3/4。

為了遏止藥物濫用,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已開始推動鴉片類藥物管制,包括更嚴格的藥物標籤,以及藥物上市前更多查驗。這些措施提高處方藥的價格,也讓一些藥物成癮者轉向 CP 值更高的替代品──海洛因。

2013 年 7 月,《歡樂合唱團Glee》男星柯瑞蒙特斯(Corey Monteith),疑似因過量使用藥物與酒精,在溫哥華的酒店房間暴斃身亡,年僅 31 歲。

 

海洛因公認為「藥王」,盛傳在幾十年前,泰國、緬甸和寮國三國邊境地區(金三角)仍是罌粟花種植、提煉、販運和走私的黃金地帶,當海洛因磚製作完成準備出口,製毒者會燒香祈福,祈求鬼神讓海洛因能大發利市。當地的雙獅地球牌是海洛因世界中最好的品牌,純度 999,猶如黃金一樣,僅有千分之一的雜質。如今隨著當地政府大力掃毒,海洛因的產地已逐漸移轉到中南美洲,以及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區。

海洛因的恐怖在於其成癮快、快感強烈,幻境與真實感相當接近,加上嚴重的戒斷症狀,使毒癮者就算有心戒毒,也難以逃離它所帶來的囹圄中。霍夫曼曾在《60分鐘》節目中,坦承他在二十出頭歲時,就已經戒毒成功,但令人感嘆的是,在 23 年清醒的歲月過後,他又再次染上毒癮,而這次成為海洛因與藥物濫用者。據說在去世前幾個月,他曾進行為期10天的戒毒療程。

 

海洛因成癮者戒毒方法

海洛因成癮者若想要戒毒,主要有三種方式,第一種是戒絕療程(abstinence facilities),類似匿名戒毒或是全美知名的貝蒂·福德療養院(Betty Ford Clinic),幫助成癮者突然且完全地戒除掉毒癮,療程從短期(10 天左右),幫助戒毒者度過痛苦的戒斷過程,到長期(幾個月),解決導致他們吸毒更深層的主要問題。

但這種戒絕療程復發率很高,有些人在排毒後就選擇馬上停止治療,而不去解決讓他們成癮的根本問題。因此當他們回去面對同樣的生活,發現周遭的人都在濫用藥物毒品時,就很容易被挑起癮頭。由於再次吸毒者使用的劑量與戒毒前的劑量一樣,但因為體內沒有任何海洛因,因此那些吸進去的海洛因會壓垮他們的身體,最終摧毀他們。

菲利浦西摩霍夫曼 2006 年曾以《柯波帝:冷血告白》拿下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巧合的是,他所飾演的柯波帝也是用藥過量而死,而今年正好是柯逝世 30 周年。(封面圖片來源:Wolf Gang via photopin cc

 

另一種治療方式使用替代藥物如美沙酮(Methadone),這類藥物提供的效果與海洛因類似,但藥效時間較長,能在體內慢慢釋放,有效抑制住海洛因的戒斷症狀,使戒毒者不會因時時都想著海洛因,而失去正常的生活能力。但有些批評者認為,美沙酮只是讓吸毒者換個成癮項目。

最後一項治療方式,是使用 Vivitrol 與 naltreoxone 藥物來阻斷體內鴉片的受體,讓吸毒者無法從毒品中得到快感,削減毒品的吸引力,進而降低毒品使用量。

以上三種戒毒方式,都很難讓成癮者輕易跨過海洛因為人體所設下的陷阱。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曾對海洛因成癮者進行為期 33 年的研究,結果發現,在漫長的戒毒過程中,只有 10%的戒毒者能徹底遠離毒品超過 5 年。

若要達到最好的戒毒效果,必須將三種戒毒方法組合使用,除此之外,還要解決讓人依賴毒品的起因,否則當他們遇到某些特定問題,他們有很高的機率,再次掉入吸毒戒毒的輪迴中,而毒癮這根刺,也將深深陷入社會每個角落,不僅傳來陣陣刺痛,更讓周圍的組織,紅腫、發炎甚至敗壞。